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戏妈妈
淫戏妈妈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淫戏妈妈
 
  
  
 
作者:胡作非
2001.03.13 初稿(两万多字)
2006.09.06 修订(春满四合院收藏)

〔一〕秘藏的手稿

过年前,爸爸和妈妈回乡探爷爷奶奶,所以大扫除由我和妹妹来处理。我在
杂物柜里找到一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连相架,穿着红绸缎旗袍,应该是结婚时拍
的,那时还是四色照片,已经旧得发黄,但给我一个很惊豔的感觉,瓜子脸,长
头发,大眼睛,全部特徵都是男人的梦中情人,我突然有点自豪,原来我是给这
麽漂亮妈妈生下来的,那在我和妹妹体内应该有不少美丽的基因吧?难怪我们的
邻居经常称讚我们两兄妹是俊男美女呢。

相架都染尘了,我轻轻用布抹过,看到里面还有点髒,于是小心翼翼打开,
当然不敢把这可能是爸爸的珍藏品弄破,当我拆开时,发现相片和相架底板之间
有几张手写的笔记,是爸爸的字迹,爲甚麽他要收藏得这麽神秘?好奇心理作怪
下,心想反正爸爸没这麽快回家,我就拿回自己的房间慢慢看。

这秘藏的手稿,原来是记录他和妈妈的结婚盛事,这本来没甚麽特别,但里
面竟然充满着像我那种淩辱女友的心理。咦,莫非爸爸有淩辱女友的心理?那我
这种怪怪心理是由他遗传而来的?

爸爸的日记里说,他退伍之后,我奶奶就催他结婚,而且连新娘子也帮他找
了,就是我妈妈诗颖。

爸爸在参军前认识我妈妈,他们算是同一所中学的师兄妹,爸爸给催婚催得
厉害,反正也没有女朋友,看我妈妈长得相当漂亮,就顺奶奶的意愿迎娶了她。

「死老鬼,一回家就见色忘友,娶了老婆就不管我们?」阿龟和另外三个是
我爸爸从军队一起退伍的队友,本来是老死党,现在爸爸就要结婚,而他们四个
都还没有对象,就酸溜溜地数说我爸爸。

爸爸从军几年,有一种「大炮」性格,立即对他们说:「喂老龟,相信我,
我们是兄弟,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我虽然娶老婆,但以后我仍然优先完成
兄弟的事情!」

阿龟拍拍他的肩膀说:「话说出口可驷马难追,嘿嘿!」这阿龟有点驼背,
脖子像缩进肩膀里,像一只乌龟,所以有这个花名。

爸爸是家中老二,婚礼没有伯伯那麽盛大,借村里祠庙举行婚礼,阿龟这几
个队友当然是座上客,他们看到我妈妈长得漂亮,心里又开始妒忌我爸爸,于是
几杯酒下肚之后,就来爸爸妈妈面前敬酒。

阿龟红着脸走过来说:「来,我要敬新娘一杯!」说完就在我妈妈面前的酒
杯里倒一杯米酒,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妈妈有点犹豫,她刚才在敬杯时已经喝了半杯,现在不能再喝,于是看着爸
爸,爸爸说:「老龟,她酒量差,我来替她喝!」

阿龟说:「还说甚麽朋友如手足,你看这麽快就维护老婆来了?我们这些老
朋友敬酒都不能稍微喝一点?」

爸爸不好意思推辞,就对我妈妈说:「小颖,老龟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要
尊重他,我替你喝半杯,你也喝半杯。」

结果她又喝下半杯。那些猪朋狗友没放过他们,一个接一个来敬酒,结果妈
妈喝下差不多两杯酒,开始脸红耳热。

好歹婚礼结束,爸爸和妈妈回到新房里时才松了一口气,两小口相对无言,
虽然中学时候已经认识了,但其实还是不熟悉,今晚就要睡在同一张龙凤被子的
床上,想起来心都扑扑扑地跳。

还是妈妈打破僵局,先开口说:「我先去洗澡。」于是拿着衣服到小房里
(那不叫浴室,我家乡在房间里有个分隔的小屋可放尿桶和沖洗之用),放下布
帘,里面开始传来妈妈洗澡的沖水声。

爸爸坐在床边,只是听着这种声音,已经口乾舌燥,直吞口水:「嘿嘿,今
晚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造爱了!」

突然有人来敲门,吓了爸爸一跳,开门一看,原来是阿龟他们四个要来闹新
房,好歹算是兄弟,而且我们家乡也有闹新房的俗例,爸爸只好招呼他们进来。

阿龟左看右看问:「阿嫂呢?」然后就听到小房里传来沖水的声音,就说:
「嘿嘿,嫂嫂在里面洗白白呢?」说完就露出色淫淫的笑容,走到电灯下面说:
「来,我们把灯关上。」

爸爸还不知道他有甚麽用意时,阿龟已经把房里的电灯关上。

妈妈洗澡小房里有盏小电灯,把她身影反射在布帘上,他们都小声哇的叫一
声,好像在看剪影戏那样,尤其当妈妈在里面举起水勺来沖水,刚好身子一侧,
胸脯隆起半圆形的影子使他们乐得吱吱乱叫。

有个说:「哇塞,比我们以前去打炮的女人还要大……」

阿龟在军队里是出名好色一族,每个月休假日都要到县城里面找个姑娘打打
炮,我爸爸和其他队友也是给他带去的,所以他们虽然还没结婚,性经验倒有不
少。

阿龟见我妈妈还在沖水,就静溜溜地走近布帘那里。

爸爸忙拉着他说:「你要做甚麽?」

阿龟低声说:「以前我们一起去玩,也是一起去看女人,怕甚麽?」

爸爸支支吾吾地说:「但这……这个不同,她是我妻子。」

阿龟说:「哎,你还是古老思想,让我看看嫂嫂,她也不会少掉一块肉。」

另外三个猪朋狗友也附和说:「是啊,大家看看,不会少掉一块肉。」

阿龟说完没理,就不理会我爸爸的反对,轻轻拉起布帘一角朝里面看,其他
三个也跟着要看,结果阿龟把布帘拉得成一条大缝子,那四个猪朋狗友八颗眼睛
各找个位置偷看。

爸爸紧张地站在他们身后,也能从那拉开的隙缝看到自己娇妻的身子,是个
光滑无瑕的背部和两个圆圆嫩嫩的屁股,她站着把水从胸口上向下沖下去,这时
还要侧侧身子,哇塞,从她腋下看见大半边的圆嫩嫩的乳房。

我妈妈这个新娘子完全不知道有人进来新房,更想不到会有人偷看,就继续
勺起清水沖着身子,準备过一个美好的洞房夜,她很自然地弯下腰去摇勺水,就
在弯下腰的时候,从她胯下看见那诱人的阴毛,幸好她只腿没展开,不然就给爸
爸这帮猪朋狗友看个全相。

阿龟吞吞口水说:「哇塞,小胡,你真性福,娶了这麽漂亮的老婆,奶子又
圆又大,屁股也比我们以前去打炮的女人还要圆嫩!」

妈妈这时洗澡完,拿起浴布擦身,他们才匆匆退出来,开了灯,像没发生过
甚麽事那样坐在房里谈天。

只有爸爸还是脸红红的,刚才让其他男人看自己新婚老婆的胴体,虽然有点
不值,但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兴奋。

妈妈穿红绸睡衣服出来,看见他们在房里闹着,也不太惊讶,她也知道闹新
房是个习俗。

阿龟这个坏带头又开始作恶,他说:「哈来,把嫂嫂的眼睛蒙起来,让她猜
猜我们五个人里面那个是她真正的老公。」

我爸爸问:「要怎麽个猜法?」

其中一个说:「我提议每人亲新娘子一下,让她猜猜看,如果猜不到就要罚
新郎新娘啰。」这个提议立即得到衆人的欢呼,他们早就想一亲芳泽。

我爸爸没办法,拿来一条红手帕蒙起妈妈的眼睛,悄声对她说:「等一下我
亲你的时候会轻轻咬你一下嘴唇。」妈妈会意地点点头。

我妈妈蒙着眼在床边坐好,她有点紧张深呼吸一下,自从懂事之后还没跟人
亲过嘴,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阿龟安排一下次序,他自己排第一个,我爸爸排在最后一个,他们根本醉翁
之意不在于是不是让新娘猜中那个是丈夫,而是每个人都想一亲香泽,所以就把
我爸爸排到最后一个去。

由阿龟先开始他坐在我妈妈身边,碰到她的肩,她紧张地侧过身去,阿龟就
伸手把她肩膀抱住,粗大的嘴对準我妈妈的小嘴亲过去,其实阿龟比我爸爸胖,
嘴唇也较厚,很容易分辨出来。

爸爸看着妈妈小嘴唇给阿龟吻上的时候,才惊觉这是新婚娇妻的初吻,看着
她细緻可爱的小嘴巴给阿龟的粗大嘴唇亲上去时,就像一朵鲜花给牛粪沾汙了,
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爲时已晚。

他看到阿龟用舌头去逗弄她的唇齿,她开始往后退缩,好像已经知道这不是
丈夫,但阿龟把她的头抱住,舌头撬开她的皓齿,我妈妈毫无经验,芳心大乱,
小嘴巴受不住攻击,但微微张开之际,就被他的舌头攻进去,啧啧啧地卷弄她的
舌头,她全身都颤抖了。

阿龟变本加厉,把身体贴在她身上,挤着她的胸脯,使她无力回避,软软地
让他摆布,让他有点腥味的唾液流进自己的嘴里,让他把暖暖的气息喷在脸上,
被他弄得差一点透不过气来,良久阿龟才放开她。

妈妈摇摇头,声音还有点颤抖地说:「你不是阿来(我爸爸的名字)。」

她接着又给两个爸爸的朋友吻得有点昏乱。

第四个是个叫阿祥的人,他在亲她的时候恰巧轻轻咬到她的嘴唇,她就立即
说:「就是这个。」其他人哄然大笑。

阿龟说:「好,认错丈夫,就乾脆将错就错,就和阿祥洞房吧!」

妈妈羞得两颊通红。

阿龟就把阿祥推到我妈妈身上,阿祥虽然也是好色一族,但胆量没阿龟这麽
大,不敢作甚麽动作。

阿龟不满说:「他妈的,连洞房也不会!你老爸来教你吧!」说完把阿祥推
开一边,自己扯着我妈妈,把她往床上压去。

我妈妈惊呼起来:「不要,不要,阿来,快叫他们不要这样!」

阿龟像一头蛮牛,甚麽都不理会,硬压在我妈妈身上,还用手去摸她胸前两
团圆鼓鼓柔嫩嫩的乳房,吓得妈妈花容失色。

爸爸用力把阿龟扳起来说:「阿龟兄,算了吧,不要把她玩得太过份,要罚
就罚我吧!」阿龟也不好意思再强来,站起来对我爸爸说:「是你说要罚你的,
不要后悔!」

爸爸说:「甚麽都难不倒我,尽管说吧!」

阿龟转头对其他人说:「那就罚阿来到村里四周跑一圈,好不好?」其他人
当然和应。

爸爸有点害怕,已经是半夜,村里四周黑乎乎的,要跑一圈真有点害怕。

但他很快给他们推到屋外去。

爸爸开始朝着黑夜跑起来,他心里想:咦,他们没人跟着来,我跑不跑一圈
也没人知道,躲起来半小时才装得气喘吁吁回去就可以嘛。哈哈,还是我聪明,
才不会被这几个老朋友作弄!

爸爸秘藏的日记,我看到这里,不禁失笑,原来爸爸少年家的时候,也是自
以爲聪明!

我继续看下去,爸爸说他折回来的时候,没有立即回新房,他心里想:「他
们把我赶出来,不知道会不会继续玩新娘呢?」嘿嘿,这次爸爸倒真是聪明,被
他猜中了!于是他就悄悄转到屋后面,拿来一块石头,站在石头上,从小窗口看
进屋里。

屋里少了一个新郎,新娘可就被这些猪朋狗友玩得痛快,他们又拿来米酒灌
我妈妈喝,她在酒席时已经喝了两杯,这时又喝了一杯,实在不能再喝。

阿龟却又要来敬我妈妈一杯,妈妈忙推开他说:「阿龟兄,人家真得不能喝
了,快要呕出来。」

阿龟笑哈哈说:「我们兄弟今晚是不醉无归。」说完硬抱着她的香肩,把一
杯满满的酒递到她嘴边,我妈妈忙转过脸去。

阿龟已经忘了朋友的道义,对这朋友妻开始无礼起来,他用手掌握着我妈妈
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捏开她的嘴巴,硬是把那杯酒灌进她嘴里,妈妈喝了
一口就呛得要命:「咳咳咳……」,这一咳就把酒也喷出来,而杯里面的酒都沿
着她的嘴边流到丝绸质的睡衣胸襟上。

「哎呀,你看都弄湿了。」阿龟像很关心那样说,「来,我帮你抹抹。」

说完手就在她胸脯上扫来扫去。

我爸爸在窗外看得眼睛瞪得圆圆的,心里咒骂着:干你老母,你这老龟这样
不是「抹抹」吧,而是趁机「摸摸」吧!

我妈妈脸已经红得像苹果,本来大大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快要眯成一条线,
虽然那对玉手想推开阿龟那无礼的粗手,但已经力不从心了,阿龟就趁机一上一
下地「抹抹」她胸前的衣服,却把她的乳房挤来弄去。

阿龟见她没多少反抗,就说:「哎呀,睡衣都湿了,不要穿了。」

他说完就解开她睡衣的扣子,她在迷迷糊糊中还有意识想要推开他的手,但
另一个人的手也加入战团,把她睡衣扣子从下往上解开,不一会儿整件睡衣的钮
扣全解开了,阿龟就往两边一剥,睡衣张开了,看到里面的小胸衣(那时我家乡
女人还不是很习惯用乳罩,只用胸衣,就是一件半截小背心,只遮到乳房那种小
内衣)。

「哇哈哈,好可爱哟!」不知那个大叫起来,我爸爸在窗外当然也看到这种
「好可爱」的情形,就是刚才那杯酒不仅把睡衣弄湿了,连里面那件胸衣也弄得
半湿,紧贴在我妈妈胸前那两团圆鼓鼓的酥肉上,格外性感,连窗外爸爸也看得
鼻水直流。

阿龟对同伴说:「喂,再给她一杯!」

阿祥说:「她已经醉了,不能喝了。」

阿龟哈哈笑说:「你真笨,她不能喝,她两个小可爱可要喝呢!」

阿祥顿时醒悟过来,立即倒来一杯酒,递给阿龟,阿龟就把酒慢慢地在我妈
妈小胸衣上浇下去,小胸衣湿了就贴在妈妈的鲜肉上面,而且变得半透明。

其他人开始起哄:「哇~~!」

当那杯酒倒光时,妈妈的胸衣已经全湿透了,两个圆圆大大的奶子像毫无掩
饰地暴露出来,而两个乳头也因爲给酒精刺激而把那小葡萄凸出来,看得那群像
色狼般的男人口水都快流出来。

「再来一杯!」阿龟叫道。这次阿祥已经不笨了,早已经準备好一杯酒,立
即递给阿龟,阿龟又是朝着我妈妈湿湿的胸衣上凸出的两颗奶头上浇了下去,她
那件薄薄的胸衣变得差不多全透明了,两个大乳房好像全露出来那样,我爸爸在
窗外都看得心扑通扑通乱跳。

「哎呀,你们很不小心,把人家的衣服都弄湿了……」我妈妈红着脸,纤纤
玉手抹一下湿辘辘的胸衣,娇嗲地说。

阿龟忙说:「对,对,对不起大嫂,我手脚真笨!来,我来替你抹抹!」说
完就在我妈妈酥胸上用手「抹抹」,我爸爸在窗外看得鼻血都差一点喷出来,只
看见这个自称是老朋友的阿龟粗手在他新婚妻子的两个大奶子上摸来摸去,弄得
我妈妈浑身不自在,纤腰扭来扭去,受不了这种刺激而闷哼出来。

阿龟听到我妈妈美妙的呻吟声,就更起劲,把她两个奶子搓来摸去,还在她
的奶头上轻轻捏弄着,妈妈还没被男生摸捏过,怎麽能受得住这种刺激,不禁被
他玩弄得哼嗯哼嗯喘息起来。

她突然迷迷糊糊地说:「不要……不要再弄人家……人家要尿尿了……」

就完就推开阿龟,摇摇晃晃站起来,想到小房尿桶那里去。

阿龟忙说:「嫂嫂,你喝醉了,要小心喎,我扶你去嘛。」说完就抱着她的
香肩,扶着她进那小房。

其他人也要跟着进去,阿龟赶走他们说:「出去,这里太挤了,嫂嫂尿尿不
要偷看。」他们只好退出来。

他妈的,这个老龟实在太过份!我爸爸在窗外本来看得很兴奋,但这个老龟
竟然把他新婚娇妻抱进小房里,里面做些甚麽也看不到嘛。他本来有关沖动想回
屋子里,但看看手錶却只过了二十分锺,现在回去他们就会知道他没到村里跑一
圈,绝对不可以这麽没面子的!没办法,爸爸所以要继续在窗口那里观看。

突然房里的灯被人关上,小房里的小灯把影子倒映在布帘上,像刚才那些人
在偷看新娘洗澡那样,原来那些在外面的人实在也太想看看阿龟这个大色魔怎样
对付我爸爸这个新娘子。

那黑影在小房里晃动着,只见阿龟抱着我妈妈的小蛮腰,一手拉开她睡裤的
小腰带,那件宽松的丝绸睡裤就溜了下去,接着阿龟又拉开她的小内裤,往下扯
去。

外面的人只看到这种情形就已经快要喷出鼻血来,尤其我爸爸在窗外看到自
己娇妻给脱下裤子,兴奋得嘴巴都张大了,那个是今晚要跟他洞房的新娘子,竟
然给自己的朋友脱掉裤子。

外面那些人都忍不住,悄悄拉开布帘去偷看。干,他们都可以看到那幕美妙
的情景,而我爸爸却只能可怜巴巴在窗外看着那灯光反射出来的剪影戏。那黑影
里,我妈妈完事后站起来,干,这一次看来已经给这群猪朋狗友看了全相呢!这
只死阿龟可真过份!这时我爸爸看到阿龟的手朝他娇妻的下身伸了过去,干,伸
到她的胯下去!

「啊哼!」我爸爸在窗外都能听到我妈妈的娇柔着声音,「不要……你不能
摸人家那里……啊……嗯嗯……」

突然全屋的灯全熄了,原来已经是半夜十二点,我老乡那时在晚上十二点就
会截电的。

灯熄了,窗外比窗内还要光,爸爸完全看不见屋子里的情形,只听见有个人
说:「干,真扫兴!」

阿龟的声音传来说:「嘿,黑咕隆咚更好玩,你们也一起来玩。」就完他们
一阵子丝丝嗦嗦,从小房那边移到大床这边来。

爸爸心里焦急起来,看来这次真的要回到屋里去才行,不然他们做出甚麽事
来,自己可要亏大本,有可能开始结婚的第一天就要戴上绿帽作乌龟了。

他来到门外,见到门没锁上,轻轻推开。

里面的人还在大床那头玩得很热闹,加上没有灯光,根本没人知道他已经回
来了,他走近大床那头,眼睛早就适应黑夜,窗外也有光映进屋里,所以他可以
看见房里的情况。

他看到有两个人站在床边看着热闹,还模模糊糊看到被子里在骚动着,弄得
啧啧有声,最初被子还是盖得好好,但后来在乱踢乱晃的过程中慢慢溜下来。

我爸爸这时才看见他这新婚娇妻就像三明治那样给阿龟和阿祥夹在中间,全
身赤条条地给这两个男人乱摸,阿龟在我妈妈的背后摸捏着她的大奶子,把她的
奶头挤向前去刚好让阿祥含在嘴里,阿龟另一手抱着她的纤腰,让她圆圆的屁股
抵在他的粗腰上。

爸爸这时才惊觉阿龟也没穿裤子,黑影里一根黑乎乎的巨物在自己娇妻的屁
股后面晃动着,当阿龟的粗腰朝新娘子的屁股那里压去,那根黑巨物就消失在她
的只腿之间。

爸爸心里很激动,他看到娇妻竟然给自己好友弄得这样,又兴奋又刺激,但
好歹这个是自己的新婚娇妻,所以又是很痛心。

阿龟不知道我爸爸已经进来,这时他已经色欲大炽,身体朝我妈妈赤裸裸的
屁股压上去,只听到我妈妈闷哼了一声。

阿龟粗腰抽起又用力压上去,噗滋一声,我妈妈「呀」一声叫起来,接着就
在迷迷糊糊中哦嗯哦嗯呻吟起来,全身给阿龟压得一颤一抖。

爸爸本来想要叫停,但那种黑夜里若隐若现的色欲情景,加上自己新婚娇妻
那醉人的娇啼声,使他无法自制地看下去。

在我妈妈正面的阿祥这时很识趣地退后,阿龟就把我妈妈的正面扳过来,然
后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妈妈的两条秀美的玉腿给阿龟的粗腰一挤一压,都不能靠
陇,阿龟趁机把她两个腿弯一提,粗腰就沈了下去,扑嗤扑嗤好几声,妈妈又是
哼嗯哼嗯呻吟起来。

我爸爸的鼻血都差一点流了出来,这种声音他也很熟悉,因爲他曾经跟阿龟
一起去召妓,那些妓女也会发出这种声音,只不过娇妻的声音比较娇柔一些。

「咳咳咳……」我爸爸终于忍不住发出乾咳声,其他人才惊觉新郎已经回来,
很尴尬,尤其是在床上的阿祥,急急忙忙起来拉上裤子。

阿龟先也是一惊,不过他很快很从容说:「没事,我们在闹新房嘛。来,你
也一起来。」然后对其他人说,「兄弟们,今晚是胡来兄大婚之夜,你们替他脱
脱裤子,让他来洞房吧!」

这时尴尬场面又变成嬉嬉笑笑,阿祥他们把我爸爸抓着,把他的裤子也脱下
来,害得他手忙脚乱,而阿龟这时却继续对付醉倒在床上的新娘,他把我妈妈的
只腿再次勾起来,熊腰虎背继续朝她的娇躯压下去,弄得我妈妈全身扭曲着,只
腿在空中乱颤。

当我爸爸全身赤条条上床的时候,阿龟才从我妈妈身上起来,把位子让给我
爸爸,说:「好吧,我们也不浪费你的春宵,你们好好地洞房吧。」说完把我爸
爸屁股推一下,然后穿回裤子,和其他同伴一起和他说声「再见」就走了。

接下去不用我讲,大家也知道爸爸终于和妈妈正式洞房了。

根据爸爸的手稿说,他那晚和妈妈造爱时觉得很兴奋也很顺利,因爲他事前
看到妈妈被他那些猪朋狗友淩辱所以特别兴奋,鸡巴也胀得特别大,而妈妈给阿
龟那些人闹完新房之后,她的小穴也已经水汪汪的,所以虽然很窄小,但也能顺
利进入,所以爸爸还是很感激阿龟他们来替他们制造一个难忘的新婚夜。

至于妈妈第一夜是不是原装把处女献给我爸爸呢?爸爸在手稿里说,他努力
奋斗两小时后就呼呼入睡,妈妈也醉昏昏的睡去,第二天清早他先醒来,看到床
单上染有妈妈的处女血,他心里很高兴,毕竟他是妈妈第一个男人,也享尽爲处
女破瓜的乐趣。

但我却这麽想,刚才黑暗中他看不太清楚他那老友阿龟在做甚麽,只见那阿
龟赤条条压在我妈妈的屁股上,粗腰还是一沈一沈地挤弄着她,而她也给他挤弄
得哼哼啊啊,然后还要把她扳过正面来,提起她的腿弯这样压下去。后来我妈妈
给阿龟压得只腿在空中乱颤。

按照我和女友的经验来说,弄到这样的地步,很可能阿龟的鸡巴早已插进我
妈妈的小穴里,而且一深一浅地干着她,还弄得她呻吟起来,那可能在她体内已
经搅弄好一段时间,那麽我妈妈的处女膜已经给那阿龟捅破,小穴也给阿龟大肆
蹂躝,爸爸早上起来看到的处女血可能是阿龟捅出来的。

多亏爸爸还在沾沾自喜,连自己老婆给人家奸淫了也不知道。但或许他喜欢
这样也说不定。

看完爸爸这篇秘藏手稿之后,我兴奋得差一点七孔流血而死,那晚连打三次
手枪,几乎精尽人亡。我觉得有这麽一篇,必定还有其他秘藏手稿,看来我要经
常替爸爸妈妈的房子打扫打扫,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穫呢!

 「第一篇完」

〔二〕秘藏的声带

上次说到,爸爸和妈妈回乡探爷爷奶奶,我和妹妹就负责大扫除,在杂物柜
里找到妈妈年轻俏丽的照片。

在那相架后面,又找到爸爸手写的笔记,一看之下,原来是记录了爸爸和妈
妈洞房花烛的情形,哇塞,我看得流出鼻血来,还差一点弄得精尽人亡。原来爸
爸还会留下这麽「好康」的手稿给我呢,那我可要好好孝顺一下,多点帮他们打
扫一下房子,看看还会有甚麽秘藏的东西。

过几天,我看到床底有关录音带盒,里面有很多陈旧的声带,多数是邓丽君
时代那些歌手的录音带,还有一些自己录收音机的带子,乱七八糟地堆放着,都
已经有点发霉。ㄟ,慢着,慢着,我看到那盒子里面的其中一边还有个暗格,平
时应该不容易发现,但可能年期久远,有点发皱。我心中暗喜,打开暗格,果然
又找到五页爸爸的秘密手稿,爸爸的钢笔字真不错哦,写得蛮工整的。我想爸爸
已经遗忘了这录音带盒,我把整个盒子拿走研究研究也不打紧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把那发霉的录音带盒拿出来,心扑扑跳,慢慢把爸爸的
秘密手稿拿出来。嗯,那是爸爸和妈妈新婚之后,搬到市镇里生活,爸爸以前当
兵的时候,有些门路,所以做起钢材销售的小生意,每天到处去和卖家买家谈生
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妈妈就做个贤内助,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把饭
菜弄得活色生香,等待着老公回家服侍他,两小口子生活乐也融融,甜甜蜜蜜,
好像童话故事里头那公主和王子的生活。

吃完晚饭之后,爸爸妈妈正值新婚燕尔,当然少不免有鱼水之欢。爸爸把妈
妈抱上床,亲着她的小嘴巴。

妈妈还是有点羞涩,俏脸和身体还是想躲开,但心里面当然是欲拒还迎,所
以只是软软的让爸爸把她的俏脸扳过来,对準她的嘴唇亲下去,舌头也立即侵入
她小嘴巴里,追逐她的舌头,然后两舌头就卷在一起,爸爸很熟练地把手伸进她
的睡衣和内衣里,手掌找到她又圆又大的酥胸抚摸着,手指也很快地往她乳头那
里攻去,两根指头在她那已经竖起的乳头上轻轻一捏,就能把妈妈弄出「嗯哼」
那种又急促又诱人的喘息声。

爸爸很喜欢听到妈妈在他身下那种娇柔婉转的呻吟声,更喜欢在挑逗她的时
候那种羞涩得脸蛋娇红欲滴的神情。于是他经常逗弄她说:「哇塞,你的奶子很
柔嫩,很好摸咧。」或者是:「你的小屁屁又大又圆,听人家说这种屁股的女生
很会生孩子呢,要不要让我在你里面播种?」

妈妈每次都又害羞又激动又兴奋,只能娇嗔含含糊糊地说:「老公……你很
色……怎麽这样说人家……人家好羞呢……不跟你说了……」接下去当然被我爸
爸熊胸虎背压了下去,娇喘连连。

爸爸的手稿里对这方面描写得不太细緻,但很容易看出他和妈妈那种新婚如
鱼得水的快乐性生活。我看着手稿,好像自己就飞进爸爸的年轻时代,闯进他和
妈妈的房里,看着他们在翻天覆雨。如果真的能回到爸爸妈妈年轻时代,我自己
也要把持得住才行,否则像我这样好色的男生,见到自己妈妈年轻时那种美丽动
人的容貌,被色欲沖昏了脑子,说不定趁机把自己的妈妈弄上床打几炮

手稿后面描写的事情就越来越详细了。

那天爸爸和往常那样,又把妈妈抱上床,两人又兴奋地缠在一起,爸爸把妈
妈的睡衣解开,妈妈两个白嫩嫩圆鼓鼓的奶子立即抖露了出来。

爸爸贪婪地又摸又搓,故意挑逗她说:「哇塞,你的奶子越来越大,比刚刚
结婚时大很多呢……」

妈妈又是满脸绯红地说:「不要这样说人家……人家……你每次都是这样搓
弄人家的奶子……所以奶子才会大了起来……日子有功嘛……」

爸爸就是喜欢她那种羞涩娇柔的样子,于是继续逗弄她说:「我也不是每天
都来搓弄你,一星期才弄你两次咧,有时还只有一次。」

突然在他心中泛起一种莫名的沖动,说,「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过你的
奶子,才会摸得你这麽大?」

爸爸和妈妈新婚时那种缠绵,使他在做生意的时候,也常常会想起自己和她
缠绵的情形,有时甚至会想着她现在到底在家里做甚麽?有一次发了白日梦时,
梦见自己心爱的妻子被一个陌生男人缠住,后来那男人还莫名其妙地在他面前,
把娇妻的衣服脱掉,然后就骑干起来,爸爸很快就醒了,当然知道那只是一个白
日梦,可是这个梦却使自己兴奋不已,他自己也不明白爲甚麽自己想起新婚娇妻
让其他男人骑了上去,就会很兴奋。

那时之后,他有时会故意这麽想,每次都心跳加速,在做生意的时候,看到
一些比较猥琐好色的男人,总会想起自己的老婆,如果碰到这种男人会有甚麽后
果,会不会很容易被他们勾搭上床,当然少不免会被淫弄一番。在他潜意识里,
渐渐凝成一种喜欢妻子被别人淩辱的情意结。

所以那天晚上,故意在妈妈面前说:「是不是有其他男人每天搓弄过你的奶
子,才会摸得你这麽大?」那也是第一次在我妈妈面前说出这种羞辱她的话,其
实他刚说出口的时候,已经心跳不已。

妈妈一听爸爸这麽说,脸更红了,又娇又嗔地说:「哎耶……老公……你好
坏……这样说人家,人家也不是……每天都被别人摸哪……都是那个阿成哥……
有几次他强要摸啦……人家也拿他没办法……」

干!我爸爸几乎跳了起来,本来刚才说那句「是不是其他男人每天搓弄过你
的奶子」只不过是故意羞辱和挑逗娇妻的床边话,没想到会从娇妻口中套出一些
事情来!自己又漂亮又贤淑的老婆,竟然给那个住在对面的阿成摸过!一阵子醋
意妒嫉从心里涌出来,但同时一阵莫名的兴奋也随之而来。

我当然明白爸爸的心情,我自己在淩辱女友少霞时,也是有同样的感觉。

不过没想到爸爸原来也试过这种经验。

爸爸假装生气说:「这个坏蛋敢这麽大胆?他到底怎麽怎麽摸你的?」

妈妈以爲爸爸真的生气,连忙招供说:「他……他那次来我们家里借米……
然后突然从后面抱住人家……摸人家的奶子……后来几次都故意来借米……我已
经骂了他……」

那时住在我们家对面的那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叫阿成,爸爸和妈妈都尊重他,
叫他阿成哥,老婆和家小都在乡下,只有他在那市镇里,每个月才回乡一次。

他在街市里卖猪肉的,人也吃着像肥猪那样,胖胖的,脸还还肥肉横生。不
过性格蛮好的,整天脸上都挂着皮笑肉不笑。

自从爸爸妈妈搬来这里,他都常来无故献殷勤,有时也侍着自己是个长辈,
把手搭在我爸爸和妈妈肩上,爸爸也不以爲意,其实这家伙却是在垂涎我妈妈美
貌,当爸爸不在意的时候,他搭在我妈妈肩上的肥手就会悄俏往下扫去,摸着她
的背部,然后再往下握握她的纤腰,这还不够,他还会往下伸去,在我妈妈弹性
十足的屁股上轻轻抚摸着,有时还会捏她两下。

我妈妈最初不太习惯,但后来见到爸爸也没说甚麽,而且几乎每次阿成哥都
会这样对待她,她还以爲这是市镇里的生活和朋友之间的正常交流方式呢,于是
也就慢慢习惯了。

阿成就越来越放肆,在下午时分,不用到街市里卖猪肉的时候,趁我爸爸不
在家,就会借故来我家里借米、借油、借盐,甚麽都借,当然也有借有还的,他
醉翁之意不在柴米油盐!

那次来借米,我妈妈当然说没问题,就伏身在米缸边,米缸颇深,她就弯身
在里面勺米,她没想到,那时她穿着薄薄的睡衣裤,这一伏身,哇塞,两个圆圆
嫩嫩的屁股当然是挺了出来,把小内裤的轮廓都展现出来,而且两个圆鼓鼓的乳
房也晃晃地撑着睡衣,那时还不时兴穿乳罩,只是一件小胸衣,那里可以遮掩她
那美好的身裁?

阿成看得吞了几次口水,忍不住把我妈妈的纤腰抱着,说:「小心点,不要
掉到米缸里去。」我妈妈只是一个刚出城的姑娘,那里懂得阿成的诡计?还以爲
阿成哥对她很关心,于是向他说谢谢呢。

这时阿成得寸进尺,只手往上一摸,握着我妈妈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我妈
妈当然吓得惊叫,阿成还一不做二不休,把我妈妈的睡衣和小胸衣推了上去,她
还伏在米缸边,就这样给阿成弄成半裸,两个晃动的奶子就给他那对肥手握了上
去搓弄。

妈妈一边呻吟着,一边把那件事原原本本告诉爸爸,爸爸听了之后,心里又
嫉愤又兴奋,心扑赤扑赤乱跳,口中说不出话来,只是在妈妈身上狂纵着,然后
一泄如注,快乐得像要飞上太空。

就是这样,之后每次做爱的时候,爸爸都要妈妈再讲一次阿成摸她奶子的事
情,到后来还要她故意说一些其他男人淩辱她的故事,妈妈本来有点害羞,但后
来发现说出这种话,爸爸就会很兴奋,两人可以一起到达了高潮,所以也慢慢习
惯了。

有一次,爸爸要去南洋办货,又要一个多月不能见到娇妻了,想到不能听到
她在床上那种婉转娇啼的呻吟声,也不能听到她那种令人遐思的床上故事,觉得
有点难过。但他突然心头一动:如果偷偷把妈妈的叫床声录下来,嘿嘿嘿,就可
以带在身边,随时可以听听娇妻动人的声音。那时录音机虽然还是昂贵的电器,
但已经开始流行了。

爸爸的手稿写到这里,就用括号写着一条数字:「(#
015453)」,
这是甚麽呢?我的智商不低呢,立即在那个已经半发霉的录音带盒找,果然给我
找到一盒录音带上写着「(#
015453)」,我的心又扑通扑通地跳着:会
不会这录音带里就是爸爸和妈妈新婚时的做爱声音?

我于是把那录音带放在我的WALKMAN里播放,把耳机放在耳朵里,仔
细听着,咦,只是邓丽君的歌嘛,还因爲时间太久,有些沙沙的杂音,干,害我
还以爲自己可以听见爸爸妈妈的床第声音。

正当我失望要放下耳机时,邓丽君美妙的歌声突然曳然可止,紧接着就是一
个蚀骨的娇吟声,虽然那个声音和我妈妈平时那种和霭可亲温文娴淑的声音不相
同,但我也可以很肯定是妈妈的声音。

妈妈像半醉的声音:「……好老公……你的懒交好大……把人家的小鸡迈都
塞满了……啊……」

爸爸喘气的声音:「干,你样子漂亮,奶子又大又圆,我看到兴奋起来,懒
交自然会胀大,怎麽样,比起隔壁那阿成哥还要大吧?」

「人家怎麽知道……阿成哥有多大……」

「别不承认,他不是每次故意来借米,然后硬把你干上嘛。」

「你好坏……这麽说人家……」妈妈知道是爸爸要逗弄她羞辱她,也知道他
听到那种话就会很兴奋,就开始习惯地说出淫蕩的话来,「他也很坏呢……每次
都故意来借米……见你不在家……就抱人家的腰……摸人家的胸脯……」

爸爸嘿嘿淫笑说:「说起来还要多谢他呢,把你的奶子搓得这麽大,我摸起
来才爽嘛!」

「你这个坏老公……人家奶子被别人摸……你还叫爽呢……你不知道那个阿
成哥好坏呢……人家说不要……他还硬上弓……」

爸爸继续嘿嘿笑着说:「硬上弓?怎麽硬上弓?他在那里干你?」

妈妈气喘吁吁说:「就在外面那个扶手椅子上……像你这样……把人家的衣
服都剥光了……」

爸爸呼吸急促起来说:「剥光?那你的大奶子和小鸡迈都给他看得一清二楚
了?」

妈妈呻吟声说:「哼嗯……他不止是看……还又摸又捏……弄得人家淫水直
流……然后把鸡巴塞在我嘴里……害人家连叫也叫不出来……玩了好一阵子……
才鸡巴就塞进我的小穴里……」

爸爸假装吃惊地说:「老婆,你被阿成哥这样干,爽吗?」

妈妈说:「嗯……好爽……他把我两腿放在扶手上……然后就这样把他大懒
交……插进我小鸡迈里……差一点把人家的小鸡迈……都干烂了……啊啊啊……
我被他干个不停……啊啊……不要停……干破我小穴……他还说……还说……」
她娇喘不停,没法子说下去。

「他还说甚麽?」

妈妈继续娇喘着说:「啊!他还说要把我的肚子搞大……让你戴绿帽……还
说我是免费妓女……啊啊……还要叫其他邻居都来干我……所以把我拖出去后楼
梯……再来几个男人一起干我……啊啊……我不行了……他们把精液都射在我小
穴里……啊……子宫里弄大我的肚子……说要我生出杂种来……啊!老公……我
被其他男人干大肚子……你还要不要我……」

爸爸也像发狂那样说:「干死你……干死你这臭婊子……」接着两人就呼呼
也急喘起来。

我的天啊!我听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想不到爸爸妈妈在做爱时会说出那种
话,害得我的鸡巴硬帮帮的,更想不到是我那平时很亲切矜持的妈妈,竟然会发
出这种淫语,她就好像在我面前作出各种淫蕩的姿势,虽然她是我妈妈,我也不
会再客气了,加入阿成哥的战团,也炮攻她的鸡迈,弄得她淫叫不停。

我几乎不能再看下去,再听下去,幸好我赶紧收拾自己兴奋的心情,忍了下
来,继续看爸爸的手稿。

爸爸手稿写说,他从南洋回来之后,每次和妈妈做爱时,还是幻想着其他男
人来淩辱她。他也注意这个阿成每次都是色迷迷地看着妈妈,有时还由上至下看
着她,眼光好像要穿透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奶子、屁股和小穴!爸爸想,干,不
知道我去南洋这段时间,你来借多少次米?

爸爸突然有个奇想:要不要偷偷把妈妈床上的呻吟声让这个色狼听听,嘿,
光是想想这个念头,心髒的血液就直沖脑袋和鸡巴,兴奋得不得了。于是他经过
几次犹豫,就下定了决心。

这个奇想也不难实现,因爲那时候邻居都会经常交换录音带,而且阿成的殷
勤,使我爸爸妈妈都和他很熟。于是爸爸故意把那段做爱声翻录在某一歌星的录
音带里,然后跟阿成交换了。

果然过了一星期,爸爸开始发现阿成老是对着他们露出色淫淫的微笑,嘿嘿
嘿,自己老婆还一点也不知道两小夫妻的做爱声带已经给这色狼听到了,而且那
声带里妈妈的叫床声里,还把阿成说进去,说他怎麽奸淫自己呢。

我妈妈当然是一无所知,还跟人家点头打招呼,但阿成却已经是听过她的淫
叫声,于是朝她挺起的酥胸死盯不已。

爸爸内心扑赤扑赤地跳着,每天继续幻想着,越来越激动,于是找一个下午,
悄悄回家,心想:嗯,回家看看,自己娇妻会不会跟人家偷情?

回到家里,家里没人,嗯,老婆一定是出去买菜準备晚餐!于是爸爸又拿着
录音机,準备再重温一下那段和娇妻做爱的声带。

突然门外传来我妈妈的声音:「请你不要再来,我已经给你……你快把录音
带拿回给我。」

然后是阿成哥的声音:「给我进去坐坐,乖乖听话,你也不想这里所有男人
都能听到那录音带吧?」

说着就有开门声,爸爸忙躲起来,看来只有床底可以藏人,所以就钻进床底
下。刚钻进去,门就打开了,爸爸看到妈妈进来,隔壁那个阿成也进来,当妈妈
放下手里的食物之后,阿成就从她后面抱着她的纤腰。

妈妈忙要推开他说:「不要,人家已经有老公……」

阿成一边抱着她,一边把她推进房里说:「我也知道你有老公,可是你们晚
上做爱,却是想念着我呢!」说完还学着妈妈的叫声说:「……阿成哥就把他大
懒交……插进我小鸡迈里……差一点把人家的小鸡迈都干烂了……啊啊啊……嘿
嘿,真看不出你是这麽淫蕩。」

妈妈急着说:「人家不是,那是假的……」

「假的?嘿嘿,会假到那里去?你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也在想到我的大鸡巴吧?」

「不要……放开我……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阿成把妈妈向床上一推说:「你最好是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我把那录音带翻
录之后,就免费送给这里所有男人,让他们都知道你是个表面纯真可爱,骨子里
却是放蕩淫乱的女人!」

妈妈忙说:「不要,阿成哥,求求你不要,人家已经给你三次了,你要几次
才能把录音带还给我?」

甚麽?三次!爸爸在床底下,心髒几乎炸了,但这也是自己弄出来的问题,
本来想故意把录音带让阿成听听,让娇妻呻吟声给其他男人听,但没想到阿成却
用这录音带来威胁她!还跟她来了三次。现在怎麽办?

爸爸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这时阿成说:「小美女,我没你老公那麽幸运,
可以娶到这麽漂亮的妻子。好吧,就答应你,你给我干十次,我就把录音带还给
你!」

妈妈说:「你说话可要算数。这次是第四次,再六次之后,你就要把录音带
给我……」话还没说完,语调突然一变:「嗯唔……别这次猴急……啊……」

接着就一串衣服丝嗦的声音,她和阿成已经在床上缠成一团,阿成把我妈妈
推倒在床边,让她两腿垂下来,所以爸爸在床底能看见他们四条腿,没两下半工
夫,妈妈的裤子就给脱了下来,爸爸在床底看到妈妈那两条美丽滑腻的玉腿光溜
溜地露了出来,跟阿成那两条毛茸茸怪可怕的粗腿形成强烈的对比,但是那毛腿
很快就贴在玉腿上。

「这家伙真可恶!」爸爸看到娇妻被阿成哥弄上床,心里有点愤恨不平,有
股沖动想要跳出来,狠狠地把阿成打昏才能泄恨。但床上已经传来我妈妈那娇柔
可怜令人蚀骨的娇吟声:「嗯……不要再搓弄人家的奶奶……把人家两个奶奶越
搓越大……我老公都感觉出来……」

爸爸一听到妈妈这种娇吟声,全身都兴奋得有点酥麻,突然又看见自己手里
还拿着刚才想要播放的录音机,心里一动:干,反正老婆都给阿成这个坏蛋干上
三次,不如这次别打草惊蛇,先把这里的一切录音下来,再去整治这家伙!

爸爸的手稿写到这里,又是一串标号:「(#
S8R32)」,呵呵呵,这
次我懂了,这一定又是另一个盒录音带呢,于是我又发狂地在那半发霉的录音带
盒里找,果然又给我找到另一盒录音带,上面的字体都有点模糊,但我还是能看
到那个令我兴奋得直流鼻水的「(#
S8R32)」。

我连忙把录音带放进WALKMAN里,手有点发颤,脑里面却半信半疑:
不可能的,妈妈这麽端庄贤淑,没可能像爸爸手稿写的那样,可能那只是爸爸凭
着幻想写出来的东西!

录音带质量依然不好,但还算清楚,是一个陌生男人粗野的声音:「呵呵,
那你老公可要多谢我啦,我把他老婆的奶子搓得这麽大!」

「你好坏的……已经偷偷佔人家的老婆……还在说风凉话呢……啊……别这
麽大力搓人家的奶子……啊……」是妈妈的声音!

真想不到啊,原来爸爸的手稿都是真实的!我于是紧张地一边看着爸爸的手
稿,一边听着录音带里的声音,干,实在就像真实的电影在我面前播出来那样,
只是这电影是我年轻的妈妈担当主角的超级淫乱片。

爸爸的手稿写说,那个时候,他在床底看到阿成把我妈妈娇嫩的只腿分开,
两条毛茸茸的大腿就从她两腿之间强挤了进来,弄得她只腿一抖。

我在录音带里就听到妈妈的声音:「轻一点,轻一点……上次你很粗鲁……
弄得人家好疼……」

阿成那沙哑浑浊的声音说:「好,好妹妹,这次我不强来,慢慢磨,这麽可
以吧?」说完就有些渍渍的磨合声音,弄得妈妈娇喘连连,阿成又说,「哇塞,
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你几下,你的小鸡迈都流出汤汁来,哈哈……」

干他娘的,这样玩弄我妈妈,还说我妈妈是淫娃!

妈妈娇啼啼地说:「阿成哥……别笑人家……你磨得人家好痒……受不了你
这坏东西了……可以来了……」说完还哼嗯哼嗯喘着娇气,过了一阵子说:「你
好坏的……弄得人家下面都湿了……还不肯进来……」

阿成呵呵呵淫笑说:「你现在不怕痛吗?刚才我要进去,你却叫痛,现在要
罚你一下,你要求我,我才会把大鸡巴插到你的淫穴里!」

「我不要,人家是女生……会害羞嘛……」妈妈娇嗔地说,又过了一阵子,
又是妈妈的声音,「你老是欺负人家……好了好了……我说了……我求你吧……
快把你大懒交插进来……人家要嘛……大力插进来吧……我不怕痛……你就狠狠
把人家的小鸡迈干破……」

爸爸在手稿里没写清楚他那时的心情是怎麽样的,但我已经差一点脑充血中
风了,我那可敬可亲的妈妈竟然在哀求一个邻居色狼来干她插她!

爸爸手稿里面说这时妈妈原来悬在床边的两条玉腿突然缩了上去,他就偷偷
从床底伸出头来。

看见原来阿成这时把我妈妈两条玉腿勾了上去,他刚好看见阿成那粗腰肥臀
朝自己可爱的娇妻压了上去,嘴边还粗言秽语:「好!既然听到好妹妹求我,我
就干死你!你这欠干的女人!」然后粗大的黑屁股一下子沈压下去,扑滋一声,
爸爸亲眼看到阿成下体那条大家伙,一下子从娇妻两腿之间直插进去,还看到她
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流在床单上。

录音带里传来我妈妈那种无助可怜的呻吟声娇喘声,怎麽自己的妈妈被其他
男人干成这个样子,我还整天骂人家:「干你娘的!」但现实里,我还没有干过
别人的妈妈,但我妈妈却是这样被人家操着干着呢!被别人骂干你妈已经是很羞
辱的,但那也只是一种粗口而已,但我妈妈却是真的让邻居这粗大的色狼进了家
里,还弄到床上去,把她两腿分开,然后把大鸡巴狠狠插进她小穴里,这样的干
法,还真是羞辱呢,幸好我那时候还不存在。

爸爸的手稿写的和录音带完全吻合,我猜他应该是后来一边听着录音带,一
边把当时的情景写了下来。

阿成粗犷的声音:「……怎麽样,真正尝尝我肉棒的滋味,以后和你老公做
爱就可以讲更多故事给他听。哈哈,你老公戴了绿帽还不知道呢!」

我妈妈娇柔喘息的声音:「你不要再说……我老公的坏话……人家都被你奸
淫了……我老公戴了绿帽……很可怜了……你不要再笑他……啊……你的懒交真
大条……比我老公还干得深……每一下都插到人家最深处……啊……你这样干会
不会……干破人家的子宫呢……」

一连串的淫乱声,我的脑里面开始空白了,真的要对妈妈刮目相看,原来她
被其他男人这麽淫弄的时候,也会说出这种淫乱的叫床声,害得爸爸戴了绿帽,
做了龟公。

爸爸手稿说他一阵子气愤又一阵子兴奋,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甚麽感觉,
看着自己心爱的娇妻在床上跟人家翻云覆雨,被人家干得四脚朝天,还是兴奋盖
过了气愤,心里面竟然有个声音:干死她,干死她,干死我这又漂亮又淫蕩的老
婆。我看得鼻血快要喷出来,心里竟然也叫着:干得好,操得好,操死我妈妈!

果然阿成也不负所望,因爲我妈妈根本不是他的妻子,他也不用爲我妈妈负
甚麽责任,所以干起来更是疯狂,毫不怜香惜玉,把我妈妈只腿扛在肩上,然后
大鸡巴就像搅拌机那样在她小穴里狂搅着。我妈妈平时跟爸爸做爱,只是感到温
柔,但给阿成淫奸,却是另一番滋味,被人强暴的滋味。

爸爸的手稿说,阿成把妈妈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到墙上去,爸爸这
时就能从床底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新婚娇妻给阿成这条肥肉虫压在墙上,把她只
腿勾着,只手棒着她的圆圆屁股,大鸡巴从下斜向上干进我妈妈的淫穴里,干得
她私处汤汤汁汁的,淫水直滴在地上。

「啊……阿成哥……你真厉害……把人家干得快死……」妈妈摇晃着头,发
结已经散开,及肩的长发披了下来,更显得抚媚,娇喘着说:「你把人家弄得这
样淫蕩……像个蕩妇那样……」

阿成也呼吸急促说:「嘿嘿,你本来就是蕩妇,现在我问你,你喜欢我来干
你,还是你老公干你?」

妈妈已经吟不成声说:「啊!当然是老公,你强奸我……我怎会喜欢你?」

「不喜欢我干你,那我可要放下你了!」

「啊……不要……继续干我……好成哥……你别这麽逼人嘛……人家有老公
的……」我妈妈这时看来给阿成干得都有点迷失本性说:「人家喜欢你就是了,
人家就是喜欢你这样强暴我……用你的大懒交干破人家的小鸡迈……好成哥……
别跟我计较……啊!我是欠干的婊子……啊……你当我是免费妓女……啊……」

我爸爸听得心快从嘴巴跳出来,我也听得鼻水眼水口水直流,那里有个新婚
的妻子像我妈妈那样淫蕩,还说出这种话来。

录音带里妈妈的娇叫声:「……啊……不行了……我快给你干死……我想不
能还不到五次……我就死了……不能给你十次……」

「哈哈哈,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一百个男人轮奸你,你也不会死的!」

阿成对我妈妈说话可真刻薄。

录音带里好一阵子扑滋扑滋渍渍啪啪的淫乱声音,我妈妈和阿成都急喘着。

这时阿成已经把我妈妈弄到地上来,爸爸就看得更加真确,只见阿成用力地
捏弄我妈妈的奶子,把她两个奶球搓圆弄扁,还用手指去捏她两个乳头,弄得她
吱吱求饶,更把她两腿曲起贴压到她的胸脯上,让她的下体高高翘起,整个人像
个人球那样,然后把粗大的鸡巴从她的嫩穴里插了进去。

足足有一尺长的大鸡巴,真的能完完全全插进我妈妈的洞穴里,还不断搅动
着,我妈妈差一点给他乱棍干死。

我妈妈的娇喘着说:「你差不多了……要拿出来……啊……不要射在人家里
面……这星期是危险期……不要在里面射……」

阿成也急喘着说:「怕甚麽鸟的,你是怕被我搞大了肚子吗?你今晚也和老
公做做爱,那他就不知道谁把你的肚子弄大。」

爸爸气得七窍生烟,这个阿成也好可恶,偷偷来干人家的老婆,现在还要把
自己心爱的老婆肚子干大,奸淫得她受精怀孕!他手稿里说,看着阿成的鸡巴在
娇妻的小穴里插得越来越急,知道快要高潮了,但他还是兴奋盖过愤怒妒嫉,所
以竟然没有阻止他。

反而是我妈妈努力要推开阿成,但又怎麽有可能,她已经被他开销得全身无
力,只能柔声地哀求他说:「好哥哥,真的不要射进去……人家会大肚子的……
不要啦……我用嘴巴来服侍你……」

但阿成不理会我妈妈的苦苦哀求,把我妈妈的屁股抱了起来,一下又一下狠
狠地干着她。

我妈妈又哀叫起来:「啊……不要射进去……」

但不久也给阿成玩弄得很淫蕩,连叫床声都不同了:「……用力插我……插
死我吧……插得好深啊……啊……人家的小鸡迈都给你这坏蛋干破了……」

爸爸的手稿写道,这时阿成两个大屁股一收紧,大鸡巴更是深深地插在我妈
妈的淫穴里,突然叫了一声。哇塞,坏事了,这家伙真的在娇妻的肉穴里射精了!
射得我妈妈啊吭啊吭地淫叫不已,不一会儿,稠浓白黏黏的精液就从我妈妈的肉
穴和阿成的肉棒之间挤了出来。

好长一段时间的喘息之后,妈妈娇声娇气地说:「我可不理,你这样奸淫人
家,又把精液全都射进人家的子宫里,人家如果给你干大肚子,生出小孩来,你
可要负责!」

阿成哈哈大笑说:「我才不会负责呢!你只是个免费妓女,干完就算了,还
要老子负甚麽责?我就喜欢干大你的肚子,生出小孩就给你老公养,你今晚就找
你老公干干,我也干他也干,如果干大了肚子,里面是甚麽杂种也不知道呢,哈
哈哈!」

这段录音带听得我差一点心髒病,但我还是忍不住重覆听了三次,我妈妈够
可怜的,被阿成这样又操又干,还被他当成是免费妓女,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
我爸爸和妈妈那个家岂不变成了免费妓院,我妈妈岂不变成万人骑的婊子?

录音带完了,我又回到爸爸的手稿。原来那天晚上,爸爸又兴奋又热烈地抱
着我妈妈来做爱,他说他脑里面全都是娇妻被阿成骑着干着的情形,所以特别兴
奋,而我妈妈有了被阿成奸淫的经验之后,淫声浪语也特别有内容,爸爸的手稿
里也把那段内容写出来,我看到那些字体都有点扭曲,大概是写的时候仍觉得很
兴奋很刺激的缘故吧。

「阿成今天又来干我……他的懒交比老公你还大……把我差一点插死……还
在我小鸡迈里射精……他的精液又浓又多……我的小洞洞都差一点给他灌裂。」
我妈妈讲得时候,自己也兴奋得在床上扭来扭去。

我爸爸脑中立即想起娇妻白天给阿成淫辱的情形,真想不到她还敢自己讲出
来,不过他就当作是平时和老婆做爱时那种挑逗的幻想,只是说:「阿成哥真的
比我厉害吗?」

「嗯……他比你厉害……还比你坏……他还说要弄大人家的肚子……把人家
干得生出杂种来……人家很害怕……怕真的被干大了肚子……你就不要我……」

「不会的,好老婆,我就是喜欢你被人家干得生出杂种来。」爸爸很兴奋,
不禁地说出心里那种淩辱女友、淩辱老婆的心里。

「老公……你真好……阿成还说……明天还要干我几十炮……」

「哼……他吹牛……男人一天最多也只能两三炮……」爸爸说到这里已经完
全忍不住了,一阵快感使下体一缩,射出精液来,我妈妈的淫汁可能太多,所以
当我爸爸射精的时候,他的鸡巴已经滑了出来,射得我妈妈满大腿都是。

第二天,爸爸想起昨晚做爱时,爱妻的浪语,心想:会不会阿成真的今天又
来奸淫自己的新婚娇妻呢?这个阿成也真夸张,那里有个男人能够一天打几十炮
的!于是好奇心下,就又故意早点回家。

这次他不能进门了,门从里面反锁着,只听到里面很多杂乱的声音。他只好
从后巷爬上去,从气窗看看屋里的情形。哇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里面
来了十来个男人,有几个还是认识的,是阿成的猪朋狗友,而自己心爱的新婚老
婆就给脱光光的,任由他们前后夹攻,淫声不断。到此爲止,爸爸才知道阿成说
要来打我妈妈几十炮的真实情况。

那次之后过了几星期,我妈妈果然怀孕了,开始有点噁心吃不下的症状。

我曲指一算,倒数年份,他妈的,那时肚子里面就是我呢!干,难道我就是
妈妈被阿成和他那些猪朋狗友淫乱之下的生出来的杂种吗?

爸爸把老婆怀孕这个消息告诉阿成,还对他说:「阿成哥,你知道我整天在
外面跑客套,现在我太太又有了孩子,没人照顾,你是我们的邻居,所以要麻烦
你多来看顾一下我老婆。」

阿成拍拍胸脯说:「没问题,一切包在我身上,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他特
别把「照顾」两个字加强语调,爸爸当然听得出来,但只是假装不以爲意,还向
他千多谢万多谢。

阿成说:「不用谢,我老婆以前也生过孩子,所以我很懂得怎麽照顾。」

爸爸说:「那可真要靠你帮忙,先谢谢你,日后再慢慢答谢你。」

阿成果然经常来我家里,来照顾我妈妈,而且每次都要到房里照顾一两个小
时,到底怎麽个照顾法?爲甚麽要在房里照顾一两个小时?各位聪明的读者也应
该猜得到吧。反正我爸爸好几次回家的时候,总是听到房里我妈妈哼呵嗯哼发出
娇吟淫啼的声音。可能用「照顾」这个词不太好,用「光顾」会比较恰当,或着
可以说是「免费光顾」吧。

反正我妈妈从没有肚子到大肚子的整个过程,阿成总是常常来照顾,还给予
雨露滋润。爸爸的手稿只写这麽多,我也不太清楚,我妈妈肚子大起来之后,阿
成还是不是这麽粗暴地压在我妈妈身上干她?我在妈妈的肚子里如果懂事的话,
应该也会经常看到阿成这家伙的大鸡巴,或者他那些猪朋狗友多个鸡巴,在我将
要出生的阴道里插进抽出吧,而且每次都要又把又浓又臭的精液射进来,我没有
窒息就是好运数了。

太可怕却又太令人兴奋了。

事隔几年,我特地回到爸爸妈妈以前住过的小镇,还真的找到阿成,不过他
已经不是当天的壮

太可怕却又太令人兴奋,到底我爸爸和妈妈还有甚麽秘密,看来我要学学福
尔摩斯,做个好侦探,把爸爸妈妈以前的秘密都挖出来!嗯,下次再去他们房里
找找看有甚麽好东西!

本故事纯属手痒之作,故事情节虚构成份居多,不必尽信。哈哈,大家也不
必替我担心,我确实是我爸爸的儿子,应该不是阿成和他那些猪朋狗友的杂种。
不过我妈妈年轻时候的确是很迷人的,爸爸也说过她给其他男人泡上几次,当然
最后还是回到他的身边。至于我妈妈被其他男人泡上之后,有没有给他们弄上床
打几炮,被人家开销过,嘿嘿,还是留给各位自己想想。

各位有兴趣的话,不妨试试寻找一下自己妈妈年轻的故事,相信有很多出人
意表的事情。

 【第二篇完】
路过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这么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