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在黑人跨下呻吟的妈妈
在黑人跨下呻吟的妈妈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好不容易等到三点钟,我连忙向老师请假并很快往家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我看到爷爷和浑身是汗的陆叔叔在胡同朝阳的墙边正要下象棋,见我回来,他们相视一笑,不动声色地摆棋欲奕。我进了院子,果然看到妈妈房间的门是关着的,窗帘拉得很严,妈妈在窗台上又放了盆水仙花。

我悄悄绕到北院的后门,来到妈妈房间的后窗下,又站到条橙上。
这时,听到妈妈的娇柔的声音,「唔…噢…你轻…轻点……」。妈妈娇媚的呻吟声时隐时现,我屏住气,用早备好的铁丝伸进窗缝,挑开些窗帘,又开始了「现场观摩」。

--夏天,后玻璃窗是打开的,窗帘一被挑开,屋内一切自然能视听如侧。

妈妈房内家俱极为典雅致,粉色的床头灯光柔和温馨,使人感到如置仙境,精神极易放鬆又极易集中。我看到妈妈房里的卫生间门开着,陆叔的肥大短裤,裆里湿漉漉的,很不整齐地扔在洗手池上,我猛地明白了正要与爷爷下棋的陆叔为什么满身大汗……。

随着妈妈一声娇哼,我看清了站在她床沿前的雄壮如牛的黑人比利和他那条黑得发亮的粗大得吓人的阴茎。好家伙!他是个二十多岁的黑人叔叔,个子比妈妈要高出两头多。

比利叔叔的左手从妈妈紫罗兰色衬衫的下摆伸到她雪白酥嫩的胸前揉摸着,右手伸入妈妈的争短裙内缓缓轻柔地动着,他厚厚的黑嘴唇不停吻着妈妈因高盘头髮而裸出的白嫩粉颈。说实在的,妈妈是那么典雅高贵,她是那么娇秀灵美,她在大学时,老师同学都知道形容她的那句话:「她的眼睛,看神一眼,神仙下凡,瞟佛一眼,佛立地还俗。」如果没看到这样的现场,妈妈不容亵渎的美貌,妈妈的高雅气质,只要是个人,就铁定会认为妈妈绝对是一个极其端庄典雅的极美少妇。

但现在,妈妈已经被这个陌生黑人弄得秀髮纷乱,衣衫不整,阵阵娇喘,谁都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已经酥软无力了,她已经被弄得不行了,正缓缓软软地仰躺在床沿上,任这个生的黑人按住,正半推半就,好像要阻止他的淫弄,又像在引导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妈妈艳若桃花的脸儿此时艳丽已极,不知道比利叔叔低头对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羞得「嘤嗯」一声,双手捂着脸,浑身微颤,好像整个人慢慢溶化了似的,任这个黑人解开她衬衣上最后一颗翡翠色的小纽扣,慢慢启开双唇,香舌轻吐,任比利厚厚的黑唇狠命吻住……。

黑人的特大黑手动作着,妈妈象被剥开的香蕉,雪白粉嫩的肉体完全地裸露出来了,当妈妈的粉色薄纱乳罩轻飘到了沙发上时,她雪白圆挺的双乳弹跳而出,丙颗樱桃已然支立起来,在雪白酥胸上微微颤动着,黑人大咀一张,猛地扑上,一口咬住右乳,另手不停地揉撮左乳,纵情地猥亵淫弄起来……。

妈妈雪白柔嫩的身子再无片缕掩遮,只有她细细长跟的高跟鞋,随着盘在这黑人腰上的雪嫩双腿不颤动着……。妈妈的内裤三角区是以两颗按扣相连的,只要手指轻一弹就会打开,极为方便。

妈妈的贴身用品都是由上海「培罗蒙」的一位裁缝伯伯专门来北京为她定做的……那伯伯是用进品性药的行家,在我家小住的那几天,每夜都让妈妈着着实实地呻吟了个通宵…。

这么高级的贴身内裤,现在的连接处湿淋淋的,早被这黑人扔在沙发上……。

比利叔叔的中国话和许多外国人学说得一样,既有一定的京腔也显得有些滑稽--他轻声「冻结」了妈妈的举止,「啧啧…玉茹,你真美,美得让我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边继续淫弄着妈妈边由衷地讚歎着,边左右摆动下巴欣赏着妈妈极美的娇柔肉体,在他与床头灯之间所形成的阿娜剪影,双手像要测量妈妈的腰围似的在她腰间卡了卡,随即,他丑陋黑透的大手又揉撮上了她的雪乳,不时地「咋咋」有声地轮流吮咂妈妈乳头,妈妈轻声呻吟着同,她雪乳上的双樱更挺立了。妈妈每个呻吟都似乎在煽动这黑人叔叔的淫慾。

终于,比利叔叔乌黑巨大的阳具顶到了妈妈艳若桃花的嫩脸上。

「天啊--!」我不由惊叫了一声。比利叔叔的阴茎黑得吓人,实在是太大了,它乌黑乌黑的,虽然此时还是半n不硬地向前下方垂着头,可足足有六寸长,直径怕有四厘米。它像条黑色的巨蛇,一根根隆起的经脉怒涨绷出,背上湿淋淋的,满是妈妈溢漾给它的情水,吓得我的心几乎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不禁浑身冒汗。

不知何时,爷爷、陆叔和后院的杨叔叔都站在我身后,也一起屏着气看着眼前的一切。

突然,妈妈娇喘个不停,呻吟娇嗲起来,一声比一声大,像带有几分哭泣……。

比利叔叔的情态好像很欣赏面前这位中国美少妇被奸操得上不来气儿的样子,看着她被操得满脸妩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妈妈被奸操出来的「凄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后一撸,拉出怒涨沖天的粗大黑肉棍,带着几丝清亮亮的水线,离开了妈妈水汪汪的「蜜桃」,把颤动着的龟头送入妈妈嘴里:「再给我嘬嘬……」「嗯……嗯……」妈妈娇羞仰起脸儿,美妙已极地双目瞟看着比利叔叔,先是不停地用咀唇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地张咀「0」–含嘬吮舔起来……。她舔嘬得轻缓而细腻,白嫩的玉手「把扶」着黑人粗长吓人的阴茎,嘬得比利叔叔「噢–噢–嗯噢嗯」地喊叫起来……。突然,这黑人猛地按住妈妈的头,用力地操动着…。妈妈「唔……唔……唔嗯……」闷叫几声,吐出比利叔叔的阴茎,娇喘着:「不行了—你……你的太长了……」她伸手到枕头下拿出一块雪白的方巾擦着口角,比利叔叔怒昂着被妈妈嘬舔得湿淋淋巨大黑棍,经脉稜暴,龟头水汪汪的,已膨涨展到七寸多长,……。

突然,他一个猛扑,妈妈娇呼一声,被他翻倒仰躺到床沿上,他乘势提起妈妈雪白粉嫩的双腿,分开压住,双手前探撮揉着妈妈雪白肥硕的乳房,把脸埋在妈妈的双腿中间猛吸狠
舔起来,……。

从我这个方向虽然只能看到妈妈小腹下高隆的肉丘,而看不见比利叔叔口唇的活动情况,但他时轻时重、时急时缓的舔舐、吮吸动作却看得清楚,那「啧咂啧咂」的声音也清晰极了。

妈妈
「噢==嗯==唔–啊」的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她雪白美妙的乳房乱颤起来,妈妈又不行了……。

妈妈好像还有意识,像知道有人正在窗外看着她被生的黑人淫弄奸操的情景,妈妈心里明白,这个正在淫弄奸操她的黑人走后,接着就会发生什么情景,她的身子又会尝受到什么样的滋味儿……。她的一双美目惺惺朦朦,几次向我们看她的方向瞟来羞臊至极的目光。

我看到,大人们被妈妈的娇羞的目光逗得裤裆支起老高了,不知他们正在观看的「丝绢片」,和他们享用尝受过的极妙滋味,正怎样煎熬着他们对妈妈雪白美妙的肉体的饥渴。

比利叔叔在妈妈阴部品玩得无法尽兴,已站起身子,右手用粗大油黑的阴茎「啪啪」地敲打妈妈的粉肥肉丘,接着他龟头点击妈妈的肚脐眼儿之上一大截;而他这么一「揿」,使硕大龟头愈显凸胀,冠状体下沿儿居然超出冠状沟差不多有一厘米。

妈妈将头枕在比利叔叔的左大腿上,右手搬下他粗长的黑阴茎再次把龟头含进口内吞吐起来,而她的双腿却对着檯灯方向大大地张开了--啊!妈妈的美妙阴部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首先发现妈妈今天把本来就细软稀少的阴毛刮得乾乾净净(刚才比利叔叔为她口交时还真没看清),这样一来使她隆起的阴阜倍显肉感,那两片不知被多少中外男人奸操沖戮过的大阴唇依然是那样的洁白光嫩,它们紧紧地抿在一起,中间只有细细的一道两寸多长的凹缝,真正像古人小说里描写的是「玉蚌一缝」,此刻,妈妈肥美的阴部,肥红粉肿的特别呛眼,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妈妈在十个小时内曾被不止一个男人着着实实地狠奸狂操过。她的情水和比利叔叔的唾液溶在一起,整个阴部一片水光,那条凹缝中爱液溢漾,连后面的小菊花周围都是湿涔涔的。

我正美美地观赏着我的「出生地」,不想比利叔叔大大的左手离开了妈妈的豪乳慢慢向脐下滑来,一下子就扪盖了她的整个阴部。「他妈的」!我暗暗骂了一声,无奈地把目光移向妈妈的脸。妈妈的脸上满是妩媚迷醉的神情。

比利叔叔先是用巨阳在妈妈光洁无毛、肉嘟嘟的阴阜上轻轻抓挠了几下,慢慢划向她丰厚阴唇之间的凹缝,浅浅一入-复轻轻抽出,在离开阴道口的时候,妈妈的阴唇翻张开来,像极美的玖瑰花绽放,他再次给妈妈奸入,连续二十几次,妈妈再也不住这黑人的奸操挑逗,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身子,情水溢漾,不停地涌流出来……。

比利叔叔见妈妈被他玩得情难自禁又极其淫美的样子,惊歎道:「真好,真美……啊…我玩过数不清的中国女人,没一个能比你这么美妙……啊……。」

他边说边臀肌紧收,腰胯猛一用力,乌黑粗长的阴茎径直一下子操入妈妈温湿滑润的阴内……,「长驱直入」,竟一下子就将七寸多长的黑家伙直插得齐根而没。又猛地抽拨出来,在妈妈粉红柔嫩的阴蒂上上下磨蹭起来,妈妈如遭电击似的,浑身一阵乱颤,「噢–嗯」一声娇
叫,一下子抱紧了身上的这个陌生黑人……。

比利没有像其他男人似的压在妈妈硕大的乳房上,而是双手分撑妈妈胸肋两侧,两腿绷起仅以两脚前掌抵着床面,把身体的重心完全集中在妈妈的美妙肥阴处,死死地顶着妈妈的妙穴,他浓密捲曲的阴毛覆盖了妈妈整个阴部。

随着比利叔叔的「勇往直前」,妈妈猛地紧蹙双眉并大大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半天上不来气,雪白娇软的身子不停地乱颤,脸儿艳红,好长时间,她又是一阵乱颤,才娇吟一声回过气来……。

这时,比利叔叔仍死劲地抵住妈妈的最深处,他压着妈妈因被操得太深而挺起来的的双乳,双手穿过妈妈的肩胛反扣着她的双肩,一边吻咂妈妈深深吐进她口内的舌头,一边开始了猛力的抽插奸操,只操了十来下,妈妈就被他操得「唔唔」地娇叫着,仰脸摆头,双脚用力勾住比利叔叔的腰胯,白嫩的雪臀不停地摇扭起来……。

这黑人按住妈妈雪白娇美的身子,分开压平妈妈雪白柔嫩的双腿,随着妈妈被他奸操得的摇扭蠕动,看着妈妈一双媚眼变得惺朦迷醉的妩媚表情,猛地抽拨,复又猛地操入,妈妈的呻吟和阴部被这黑人奸操出的「噗唧…呱唧…噗滋…噗唧…」的声音越来越响,响成了一片…。

这时,我身后的扬叔叔率先打起了手枪,边说:「上次,咱弄她到宣武教堂,和那几个老外一起操她,你们知道我射给她几回?」陆叔说:「几回?」扬叔说:「我–我给了她三回…」陆叔说:「你看她让这老黑操得多美啊,等会儿,等会我们好好玩玩她,……」。

妈妈真的好美,她雪白的肉体仰躺在床沿上,恰巧与比利叔叔通体特黑的雄壮男体缠骑压在她身上的姦淫动作溶绕在一起,黑白分明而又溶融为一,像美丽的女神被雄猛无比的黑人角斗士纵情舞弄,展现出妈妈的无限娇美,构成了一幅极美的人间极乐图。这黑人斗士的每一下狠劲奸操,都把雄壮的生命涌溶进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深处,妈妈美妙无极的肉体正被这黑人奸操得越酥越软,连骨头都开始酥软了,她高雅的灵魂,正在被这黑人斗士奸操得飘向云天,溶于七彩云中,不知春天从何处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正在床沿上展现出一幅无比美妙的「人间极乐图」……。

前几天我听到陆叔对爷爷说,上次妈妈被他弄得特动情时,向他「坦白」,说她十三岁被我佬爷初次姦淫时就知道如何收缩阴内括约肌了。陆叔说他只是从他给妈妈找的十几个男人就看出,妈妈每次被男人弄上,还不等被让男人按倒,她下面就已经情水溢漾了,等她被男人按住后,只要她脸儿一仰,娇声一哼,她的的红粉肥阴深处就收缩起来,有时可以一次紧收数十秒钟,先是「热滑难当」接着就是「嘬、颤、哆嗦」,甚至会像「无数条热乎乎的小舌头舔弄男人的阳具」的现象,弄得那些奸操她的男人无不觉得酥酥麻麻,瘾痒难禁,不由得血脉暴涨,狂抽猛砸起来,那些男人尝到的美妙感觉真是「人间极乐」「妙不可言」,只要他们能着着实实地弄上妈妈一回,真个是「销骨蚀魂」「终生难忘」……。爷爷笑着说:「天生的,她天生就是男人的「床上尤物」,没想到她有了小孩后,脸儿总艳若桃花,里头的嘬劲儿这么大,那滋味神仙也受不了……。」

这时,妈妈和比利叔叔「相持不动」,十来分钟过去了,妈妈再也忍不住了,突地浑身娇扭,娇滴滴的呻吟声起来,她盘在比利叔叔腰胯间的雪嫩双腿突地剪状张开了,触着电似的颤抖着,她美丽的双脚绷成了弓型,双手紧紧地搬住了比利叔叔的屁股。后来知道,这个比利玩过很多中国女人,经验极为丰富,他见妈妈被她弄得满脸都是妩媚至极的表情,深处的情水已经又热又滑涌漾溢流,浑身已经开始乱颤的样子,知道身下这个娇嫩雪白的中国美女,在昨夜和当天下午他来之前,肯定被男人着着实实地操过了,遂配合着妈妈的颤身娇扭肥蚌暗送,伴着妈妈娇羞呻吟快速地奸操了十几下,复又停住不动……。双手在妈妈雪乳上连撮带揉,复又牢牢抓紧,乘势附身动腰又接连猛抽几下,看定妈妈那双早已变得朦胧腥腥的美目,问道:「比我父亲的怎么样?」「啊--」妈妈惊异地娇叫一声,皓玉般的双臂似欲推开,又似抱紧,突地樱口微张,一阵娇喘,半天才回过神来,连羞带臊地娇嗔道:「你们……你们…好坏……」,就在这时,比利猛地一阵狠操,接着屁股左右一扭,不知怎地,妈妈突然情不自禁地浑身娇扭,雪乳乱颤,「啊…不…不要…啊…」她呻吟的声音变的无限柔情,雪白的臀部迎合着那黑人的奸操连连扭动……,妈妈来高潮了……。

这时,陆叔对爷爷说,这个老黑他爸爸,不是也弄过小兰好几回了吗?」(秀兰,是我的小姑姑,爷爷的小女儿,刚16岁)爷爷哑然一笑说:「有一回是和你妹妹秀莲一起玩的,我也玩了。唉,咱家这十几个女娃哪个没被人家老外们弄过啊……」「只要她们舒服,就行啊」

看来,妈妈被这个黑人插入后,被他用这种「突然静止」的操法给玩得不行了。再听到他说出他爸爸和自己的姦情,一下子明白了正在操着自己的黑人肯定是已经听他爸爸说了怎么姦淫自己的情景,甚至看了他爸爸和那两个老黑伙奸自己的录相带之后,才找上门来奸操自己的,过分地羞臊反而使妈妈一下子不行了,情难自禁地一下子就就来了高潮。

经验丰富的比利叔叔虽然玩个「突然静止」,但也被妈妈深处热漾的情水和滑热嘬吮弄得瘾痒难禁,只是强忍着,他见妈妈酥软的身子柔若无骨,已经被他挑逗得春心荡开淫情正浓,见妈妈已经美目迷濛,嗲声娇吟,情不自禁地仰脸吐舌,满脸都是娇羞妩媚渴求奸操的表情,不由兽性勃炽,淫心大动,按住妈妈雪白娇美的身子,猛地提口气,就势「呱–呱–噗唧–呱–呱唧–噗滋–呱呱」地猛砸狠操起来……。妈妈被这黑人操得仰着脸儿,呻吟声时高时低,雪乳伴着浑身象没了骨头似的阵阵乱颤,她的灵魂又飘起来,飘到云彩上去了,她的身子酥透了,骨头酥透,她被这黑人父子联手姦淫,终于被老黑人的儿子又操得酥透了最后一根骨头……,妈妈的欢吟声自高向低回落,传到房外,飘向远远的天空……。

我浑发热,晕晕的,不知何时,我身后没人了。黑人比利终于满身淋汗地走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