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女友与姊姊
女友与姊姊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女友与姊姊 
 
  
  
  
  
  
 

(1)
 
  
  
  
  
  
 

我这辈子应该不可能会结婚,不!我不是GAY,我当然喜欢女人,但我爱
 
  
  
  
  
  
 上了不该爱的人,我的姊姊——亲姊姊。
 
  
  
  
  
  
 

姊姊很漂亮,也很温柔,由于我们家境不是很富裕,父母都很忙,因此从小
 
  
  
  
  
  
 姊姊就一直照顾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才爱上姊姊。姊姊比我还高两三
 
  
  
  
  
  
 公分,有点瘦,但不像瘦身广告那样瘦得皮包骨,她有纤细的腰身、美丽修长的
 
  
  
  
  
  
 双腿,胸部大约B至C-CUP吧,也许就是这样,让我对于C-CUP以上的
 
  
  
  
  
  
 乳房只感到作呕。
 
  
  
  
  
  
 

第一次看到夕树舞子的裸照,我气得真想砸碎电脑,因为我以为有人把我最
 
  
  
  
  
  
 爱的姊姊做成合成照。不只是因为姊姊长得很漂亮,而且印象中我从没看过姊姊
 
  
  
  
  
  
 生气的样子,当我想到这么美丽的姊姊,以后将成为别人的妻子,每晚都陪他在
 
  
  
  
  
  
 床上睡觉,我就很妒忌,但我除了暗自生气,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
 
  
  
  
  
  
 

也因为这样,让我对现任女友不太珍惜。现任女友,老实说,我实在不太想
 
  
  
  
  
  
 承认她是我女友,虽然也蛮漂亮,身材甚至比我姊姊还好,以我的条件,是追不
 
  
  
  
  
  
 到这样的女友的,只是因为追她时,刚好是与她男友分手,我才可乘虚而入。另
 
  
  
  
  
  
 一个原因是,她的私生活有点乱,说得明白点是「公共汽车」,谁都可以上,也
 
  
  
  
  
  
 因此愿意追她的人实在不多。
 
  
  
  
  
  
 

虽然她曾经在我面前发誓,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但传言还是没停过,只是没
 
  
  
  
  
  
 像以前那么夸张。至于为什么我还跟她在一起?除了她的外表,最主要还是她的
 
  
  
  
  
  
 技巧很好。什么技巧?当然是床上功夫了,不但什么花样都敢,而且淫蕩的不得
 
  
  
  
  
  
 了,反正我只是纯粹洩慾,因此只要她不太离谱,我都还可以忍受。
 
  
  
  
  
  
 

「我刚跟小倩约好晚上唱KTV,一起去。」女友对着刚回到房间的我说。
 
  
  
  
  
  
 

我脸臭臭的点点头,我知道我根本没有生气的理由,但我就是没办法忍受看
 
  
  
  
  
  
 到姊姊跟她的男同事靠那么近说话。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女友边说边把柔软的身体往我身上靠。
 
  
  
  
  
  
 

「已经不生气了。」被她的身体这么贴着,立刻将我的慾望挑起。
 
  
  
  
  
  
 

「死骚货!」虽然心里这样骂,但我实在是没办法抗拒女友身体的诱惑,我
 
  
  
  
  
  
 捧起她的脸用力的把舌头伸进口中,「嗯……嗯……」没多久女友就被我的舌功
 
  
  
  
  
  
 搞得开始呓语。说来惭愧,舌功还是从她那学来的。
 
  
  
  
  
  
 

我边吻,手也不闲着,伸进她的衣服里玩弄她那34C的美乳,「呜……」
 
  
  
  
  
  
 手指才轻轻在乳头一捏,女友立刻瘫倒在地上。女友的身体就是这样,非常的敏
 
  
  
  
  
  
 感,只要摸对了地方,她立刻软瘫得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我继续在她的乳头上揉捏,右手也伸入她的小穴里,「啊……手指不能……
 
  
  
  
  
  
 不能伸进来……」女友身体一阵颤抖,她的小穴早已春潮氾滥,也因此我才能轻
 
  
  
  
  
  
 易地把她挖得浪叫。
 
  
  
  
  
  
 

「讨……讨厌……别……别人……会听到……」
 
  
  
  
  
  
 

骚货!这么说,为什么腰还不停地扭?
 
  
  
  
  
  
 

这种出租给学生的房子,都只是用木板隔间,隔音很差,虽然耽心被别人听
 
  
  
  
  
  
 到,但我实在不愿意停下来。我有点心虚地看看週围,果然门与地板的缝隙可以
 
  
  
  
  
  
 隐约看到有黑影晃动,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一阵莫名的兴奋,虽然知道自己正和
 
  
  
  
  
  
 女友上演一场活春宫给别人看。
 
  
  
  
  
  
 

我让女友坐在我大腿上面,向门把她的两条大腿拉开,现在等于是把她34
 
  
  
  
  
  
 C的美乳与小穴让外面的人看光。我左手玩弄着她的美乳,右手则不停地在她的
 
  
  
  
  
  
 小穴里进出。女友被我这样玩弄,整个人软瘫在我身上不停地颤抖,完全不知情
 
  
  
  
  
  
 的她,正与我卖力地表演给外面的人看。
 
  
  
  
  
  
 

「呜……不要……不要……折磨我了……快点给我……」女友被我玩弄得快
 
  
  
  
  
  
 崩溃了。
 
  
  
  
  
  
 

我想也差不多了,便让女友趴伏着,抱着她的美臀,用力地刺进她的小穴,
 
  
  
  
  
  
 「呜……」进入的同时,女友身体一阵猛力颤抖,然后又软瘫在地上。
 
  
  
  
  
  
 

我故意左手抱着女友的腰,右手抬着她的左乳,把她上半身撑起,虽然这样
 
  
  
  
  
  
 让我做起来很辛苦,但为了让门外的人看得清楚,我还是尽量把她的乳房向外暴
 
  
  
  
  
  
 露出来。
 
  
  
  
  
  
 

不知道是否因为门外有人偷看,让我今天特别卖力,随着我的抽插,女友的
 
  
  
  
  
  
 身体不停地上下剧烈摆动,我能想像女友柔软的身体、白嫩可口的乳房画着美丽
 
  
  
  
  
  
 弧线,加上做爱时脸上的淫蕩表情,肯定让门外的人受不了。
 
  
  
  
  
  
 

想到这里我更兴奋了,更加用力地干着女友,「啊……会……会死掉……」
 
  
  
  
  
  
 女友疯掉似地狂叫,双手在空中乱挥乱抓,她的阴道也传来一阵阵的收缩,我受
 
  
  
  
  
  
 不了被她阴道的吸吮,把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身体里。
 
  
  
  
  
  
 

就在我们俩同时达到高潮时,也差不多猜到是谁在偷看了。还在享受着高潮
 
  
  
  
  
  
 余韵的女友,身体还在不停地抖,我故意让还没恢复过来的女友直接躺在地上,
 
  
  
  
  
  
 拿起一件很小的T恤,盖着陷入半昏迷的女友。
 
  
  
  
  
  
 

我故意大声的喊着:「我去洗澡了!」然后用力地把拖鞋踩得很大声,走向
 
  
  
  
  
  
 浴室,躲在转角。
 
  
  
  
  
  
 

果然隔避的室友立刻贼头贼脑地往浴室方向看,接着探头探脑的看了四週,
 
  
  
  
  
  
 见没有人便趴在我房间的门口。贼小子!看你一副书獃子的模样,没想到还这么
 
  
  
  
  
  
 不老实!如果不是贪看,露出那个老古板眼镜框,我还不敢确定是他。
 
  
  
  
  
  
 

我躲着看他趴在房间门口,还不时地往週围看,心想他色大胆小,可能只是
 
  
  
  
  
  
 偷窥一下我女友的春光而已,但没想到他竟突然站起来,手伸向门把,慢慢的把
 
  
  
  
  
  
 门打开。
 
  
  
  
  
  
 

好小子,我没想到这家伙敢这么大胆!我急忙轻手轻脚的跑回去,只见门仅
 
  
  
  
  
  
 是虚掩,没有关,我想先从门缝看看他要做什么。
 
  
  
  
  
  
 

只看到这家伙正趴在我一丝不挂的女友身旁,而那件T恤正被他拿在手上,
 
  
  
  
  
  
 似乎光看不过瘾,他慢慢地把手伸向女友,「没胆的家伙,还会发抖。」不知为
 
  
  
  
  
  
 什么我不会太生气,只觉得好笑。
 
  
  
  
  
  
 

他先是轻轻的抚摸女友的手,一边还看女友有没有反应,看到女友没反应,
 
  
  
  
  
  
 他越来越大胆,开始玩着女友的美乳,「嗯……」女友的敏感地带被他一摸,立
 
  
  
  
  
  
 刻有了反应,而他则是吓得把手赶紧缩回。过了一会看到女友没有醒过来,又开
 
  
  
  
  
  
 始玩弄女友的美乳。
 
  
  
  
  
  
 

「嗯……均,别摸……」女友被摸得发浪,还以为是我在摸她。
 
  
  
  
  
  
 

看到女友的反应,他胆子更大了,把裤子一拉,他的小弟弟立刻弹跳出来,
 
  
  
  
  
  
 左手玩弄着女友的美乳,右手则拉着女友的手握住他的小弟弟,嘴巴还不停地吸
 
  
  
  
  
  
 着另一边的美乳。
 
  
  
  
  
  
 

眼看着女友被她玩弄得身体不停地蠕动,我想该结束了,否则真成了乌龟。
 
  
  
  
  
  
 我赶紧轻轻的跑回浴室,再故意把拖鞋拖在地上,回来喊着:「竟然忘了带沐浴
 
  
  
  
  
  
 乳。」
 
  
  
  
  
  
 

等我回到房间,T恤已经盖回女友的身上,但我可以看到T恤上有些地方湿
 
  
  
  
  
  
 湿的,拿起一看,果然在女友的胸部有些白色的黏稠液体。「混账家伙!」不过
 
  
  
  
  
  
 只能怪自己玩过火,我只好在心里暗骂。
 
  
  
  
  
  
 

吃午饭时正好跟他在门口碰到了,似乎是作贼心虚,他不敢看我女友。「阿
 
  
  
  
  
  
 鸿,晚上我们要去唱KTV,你要不要一起去?」和他还算熟,我因此约他。
 
  
  
  
  
  
 

「我……不知道。」
 
  
  
  
  
  
 

我知道这家伙只懂读书,去的可能性不高。
 
  
  
  
  
  
 

「一起去嘛!人多才热闹。」女友在旁边也附和着。
 
  
  
  
  
  
 

「好啊!晚上几点?」听到我女友这么说,阿鸿马上兴奋地答应了。
 
  
  
  
  
  
 

混小子,我约就不去,女生约就答应得这么爽快!
 
  
  
  
  
  
 

晚上唱完了KTV后,我故意买了些酒约阿鸿继续聊天。我故意抱着女友,
 
  
  
  
  
  
 还不停地灌她酒。
 
  
  
  
  
  
 

「均!我不能喝了,再喝会醉。」
 
  
  
  
  
  
 

在KTV时我已经有计划地灌了女友不少,「没关係,喝完这瓶。」我抱着
 
  
  
  
  
  
 女友,把口中的酒餵到她嘴里。
 
  
  
  
  
  
 

果然没几瓶啤酒,女友便醉得差不多了,我算计过的,不会醉得不省人事,
 
  
  
  
  
  
 但又有点不太清醒。我抱着女友继续跟阿鸿喝了两瓶,假装醉得差不多要去厕所
 
  
  
  
  
  
 吐,我很有技巧地把女友放在床上,走向厕所。
 
  
  
  
  
  
 

再回来时,看到我故意做的记号:女友衣服的皱褶、头髮都不太一样了,果
 
  
  
  
  
  
 然阿鸿这小子趁我不在时又玩了女友。
 
  
  
  
  
  
 

「我好像醉了,小匀起来,我要睡。」我一边说,一边把女友抱起来。我故
 
  
  
  
  
  
 意抱不太动,笨手笨脚把女友的短裙跟T恤掀起来,女友除了内裤跟一件1/2
 
  
  
  
  
  
 罩杯的内衣外,几乎是完全暴露。
 
  
  
  
  
  
 

「妳什么时候变那么重?」我放下女友,跌跌撞撞的走向沙发床,放下女友
 
  
  
  
  
  
 时故意将她面向阿鸿,肩膀放在床沿,让她的两手垂下,这样的姿势不但让女友
 
  
  
  
  
  
 34C的美乳比平常更丰满,同时樱唇微启(有机会注意看,女生两手向上或向
 
  
  
  
  
  
 后乳房会特别高耸),几乎是全裸的女友,肯定能让阿鸿受不了。
 
  
  
  
  
  
 

「别吵我,我要睡。」说完我立刻躺下。
 
  
  
  
  
  
 

「阿均,阿均……」阿鸿试探地摇摇我,我假装已不省人事。「小匀……」
 
  
  
  
  
  
 看到我已经挂了,他果然把魔爪伸向女友。不知道为何,我瞇着眼,看着阿鸿在
 
  
  
  
  
  
 女友的身体到处摸,却不生气。
 
  
  
  
  
  
 

大概是因为我们俩都醉了,因此阿鸿玩起女友的身体时一点也不客气,不但
 
  
  
  
  
  
 两手隔着胸罩用力捏着美乳,更把舌头伸进女友的口中,摸着摸着不过瘾,还把
 
  
  
  
  
  
 胸罩解开玩弄。
 
  
  
  
  
  
 

「嗯……」女友虽然醉了,但被摸到敏感的地方,仍然会有些微反应,没想
 
  
  
  
  
  
 到阿鸿不但不害怕女友会醒来,反而更加努力,用左手把女友抱在怀里,右手开
 
  
  
  
  
  
 始伸向女友的小穴。
 
  
  
  
  
  
 

「呜……」女友最敏感的两个地方一被玩弄,立刻软瘫在他身上,女友被挖
 
  
  
  
  
  
 弄得细腰不停地颤抖,两手也不自觉的抓住他的头髮。
 
  
  
  
  
  
 

我正在想是不是该停止的时候,这时女友突然手在阿鸿的头髮摸了几下,停
 
  
  
  
  
  
 了停,睁开眼睛。我这时才发现,阿鸿是平头,而我的头髮比较长,女友应该已
 
  
  
  
  
  
 察觉得到这时在玩弄她的并不是我。
 
  
  
  
  
  
 

「别出声,被他发现就糟了。」阿鸿赶紧摀住女友的嘴巴。
 
  
  
  
  
  
 

「你怎么可以这样?」女友似乎是怕把我吵醒,小声的说。
 
  
  
  
  
  
 

「我好喜欢你,而且我都交不到女朋友,拜託让我做一次吧!」阿鸿哀求地
 
  
  
  
  
  
 说。「不行……啊……快……住手……」不等答应,阿鸿又继续挖弄女友小穴。
 
  
  
  
  
  
 

「停……快停……那里……那里……会坏掉……」女友被挖弄得受不了,全
 
  
  
  
  
  
 身几乎没有了力气,上半身趴在床上,内裤已经被脱到挂在左脚;阿鸿左手抱着
 
  
  
  
  
  
 我女友小腹,右手由她的美臀伸进小穴里不停地挖弄。
 
  
  
  
  
  
 

「死骚货!」看到女友的腰随着他手指上下不停地摆动,我心里骂着。虽然
 
  
  
  
  
  
 这样骂,但看到女友被人玩弄,莫名的兴奋却让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
 
  
  
  
  
  
 

这时阿鸿停止了动作,我本来以为结束了,但没想到……
 
  
  
  
  
  
 

「不要,不可以!」女友发觉有巨物接近她的小穴,拚命地挣扎,但终究逃
 
  
  
  
  
  
 不过。「呜……」阿鸿抱住女友的美臀,下身用力一挺,只看到女友身体一阵颤
 
  
  
  
  
  
 抖,脸上露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表情。
 
  
  
  
  
  
 

阿鸿把他的鸡巴不停地往我女友的小穴里戳,一出一入干得「噗嗤」直响,
 
  
  
  
  
  
 女友好像很爽的样子,不断凑着他的节拍往后挺动屁股,自动把小穴向他的鸡巴
 
  
  
  
  
  
 迎送,以至两人身体碰撞到一起时都发出很响的「啪」一声。
 
  
  
  
  
  
 

大概是因为在我面前被搞,女友特别兴奋,比平常更淫蕩。阿鸿干了一会,
 
  
  
  
  
  
 把女友一只大腿架上他的肩膀,只见女友被干得翻着白眼,小嘴微启,口角还流
 
  
  
  
  
  
 着口水,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把阿鸿的鸡巴沾得闪闪发亮。
 
  
  
  
  
  
 

「死骚货,这么爽,下次一定把妳加倍干回来!」看到女友这样骚浪,我更
 
  
  
  
  
  
 兴奋了。
 
  
  
  
  
  
 

干了几十下,阿鸿又变换姿势。「操!这家伙是不是A片看多了?」
 
  
  
  
  
  
 

只见阿鸿把女友两手环住他的脖子,两腿夹住他的腰,然后抱住女友的美臀
 
  
  
  
  
  
 抬起,女友不但两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还自动把嘴凑上索吻,只听到「啪!啪!
 
  
  
  
  
  
 啪!……」两人肉碰肉的声音、「呜……」女友被干得浪叫的声音、「噗嗤、噗
 
  
  
  
  
  
 嗤」肉棒抽插着小穴的声音,在房间里此起彼落地交响着。
 
  
  
  
  
  
 

女友的美乳被干得上下不停地摆动,头髮也散乱的飞舞着,「呜……」突然
 
  
  
  
  
  
 女友全身弓紧,翻着白眼,腰也不停地有规律抽搐着,我知道这是女友高潮了。
 
  
  
  
  
  
 果然十几秒后,女友整个人软瘫下来。
 
  
  
  
  
  
 

没有女友的支撑,阿鸿也没办法再抱住,只好把女友放在地上,压到她身上
 
  
  
  
  
  
 继续干,「嗯……嗯……」女友半昏迷半享受地哼着。
 
  
  
  
  
  
 

又干了几十下,阿鸿突然把肉枪从小穴里抽出来塞进女友的口中,看到他在
 
  
  
  
  
  
 女友的口中再抽插了一会,才慢慢的拔出来,只见女友半闭着眼睛,脸上露出陶
 
  
  
  
  
  
 醉的表情,白色黏稠的精液慢慢沿着她嘴角流出。阿鸿又抱着女友揉捏玩弄了一
 
  
  
  
  
  
 会,才把自己与女友的衣服穿上。
 
  
  
  
  
  
 

隔天醒来想到昨晚的情形,我立即抓住女友狠狠地干着她,看样子我似乎喜
 
  
  
  
  
  
 欢女友被凌辱后再跟她做。
 
  
  
  
  
  
 ***********************************
 
  
  
  
  
  
 (2)
 
  
  
  
  
  
 

刚挤上车我就后悔了,实在不应该在春假时下垦丁旅游,没办法啦,谁教自
 
  
  
  
  
  
 己买不起车子?
 
  
  
  
  
  
 

好不容易挤到了椅子的空隙,我直接坐到里面睡觉,女友则是靠走道,火车
 
  
  
  
  
  
 座椅最后一排有个空隙,差不多可以容纳两个人,坐下来略嫌挤又不是很舒服,
 
  
  
  
  
  
 但是长时间站着又太累,因此女友就一会站着,一会又坐下。
 
  
  
  
  
  
 

虽然前晚我熬夜没有睡好,但空间太小了,而且坐在脚踏板不是很舒服,因
 
  
  
  
  
  
 此我睡得并不是很熟。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隐约有个人挤到空位来,又过了一会,感觉
 
  
  
  
  
  
 女友一直往我这边靠过来,本以为是车上太多人,但没想到女友几乎是压在我身
 
  
  
  
  
  
 上。
 
  
  
  
  
  
 

我被女友挤得不太舒服,把眼睛睁开,只看到一个约三十几岁的秃头胖子,
 
  
  
  
  
  
 一脸猥亵靠在女友身旁,再仔细一看,那秃胖子手正伸进女友的短裙内努力着,
 
  
  
  
  
  
 从我这由下往上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粗大的食指正隔着内裤往内钻,而女友不但
 
  
  
  
  
  
 没有反抗,反而半闭着眼,脸上露出很陶醉的表情,原来女友就是被玩弄得全身
 
  
  
  
  
  
 无力,软倒在我身上。
 
  
  
  
  
  
 

那秃胖子大概是怕我醒来,手握在女友的胸前把她抱了起来,左手在女友的
 
  
  
  
  
  
 胸前捏弄美乳,右手伸进内裤抚小穴,「嗯……」女友忍不住刺激叫了,秃胖子
 
  
  
  
  
  
 赶紧把嘴凑上堵住。女友被他伸到嘴里的舌头搅得出不了声音,小穴更被挖弄得
 
  
  
  
  
  
 不但整个湿淋淋的,腿上还有溢出的爱液。
 
  
  
  
  
  
 

一直到现在我都只是瞇着眼假装睡觉,眼看着自己的女友被陌生人玩弄,我
 
  
  
  
  
  
 不但一点都不生气,更有点兴奋。
 
  
  
  
  
  
 

就在女友全身不停地颤抖快受不了时,秃胖子突然把动作停止了,女友脸上
 
  
  
  
  
  
 露出既失望又有点陶醉的表情。我本以为要结束了,没想到秃胖子半扶半抱的带
 
  
  
  
  
  
 着女友离开,因为太突然,我有点不知所措,虽然这个女友我不太珍惜,而且也
 
  
  
  
  
  
 故意让她被陌生人玩弄,但并不希望她发生危险。
 
  
  
  
  
  
 

我心里挣扎了一会,决定起身去找她,但是火车实在是太挤了,而且我是过
 
  
  
  
  
  
 了好几分钟,找了好一会都找不到,我只好回到原地等她。
 
  
  
  
  
  
 

大约过了一小时,女友终于被带回来了,伴着她的不但有那个秃胖子,还多
 
  
  
  
  
  
 了另一个男的,他们看到我已经醒来,把女友放下便急忙逃开。
 
  
  
  
  
  
 

女生一坐下,立刻就软瘫在我身上,我抱着全身无力的女友仔细端详,散乱
 
  
  
  
  
  
 的头髮、凌乱的衣服,脸上还露出陶醉的表情。
 
  
  
  
  
  
 

一路上女友一直昏睡,平常跟我做完顶多十几分钟就会清醒,再加上带她回
 
  
  
  
  
  
 来不止一个人,让我更加肯定!女友这次被至少三、四个人玩弄得不成人形。
 
  
  
  
  
  
 

下车后我把女友带进厕所检查,「妳的内裤呢?」掀起短裙,里面竟然什么
 
  
  
  
  
  
 都没有。
 
  
  
  
  
  
 

「我……火车不稳……上厕所时不小心掉进马桶了。」女友脸红的回答。
 
  
  
  
  
  
 

「骗鬼!扯那么差劲的谎!」我心里骂着,不过也很兴奋。
 
  
  
  
  
  
 

再仔细一看,短裙虽然已经乾了,但还是可以看到不少黏糊糊的痕迹,想到
 
  
  
  
  
  
 女友刚才在火车上被那么多人姦淫过,我兴奋地抱起女友,一掏出肉棒就要插进
 
  
  
  
  
  
 去,「不要……痛……很痛……」女友拚命地抗拒。
 
  
  
  
  
  
 

没想到这次女友被插进去,不但没有感到舒服,反而想把我推开,原本以为
 
  
  
  
  
  
 是没有湿润,女友才会感到痛,我也没去细想,便急急地干起来。但是,大概是
 
  
  
  
  
  
 车上的情景让我太兴奋,动个几十下我就射出来了。
 
  
  
  
  
  
 

射完后觉得仍不过瘾,把女友的大腿拉开,正想把手指伸进小穴里抠一会,
 
  
  
  
  
  
 没想到女友的小穴真的红肿不堪,连阴唇都翻了出来,想来是刚才那些人操得实
 
  
  
  
  
  
 在太兇了,看到这样我有点不忍,便掏出了面纸把她的下体擦乾净。
 
  
  
  
  
  
 

接下来的两天,我觉得对女友有点歉疚,对她比平常更好,但是,第三天我
 
  
  
  
  
  
 的老毛病忍不住又犯了。
 
  
  
  
  
  
 ***********************************
 
  
  
  
  
  
 (3)
 
  
  
  
  
  
 

「弟,带我去看医生好吗?」姊姊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
 
  
  
  
  
  
 

「当然好啊!」看到姊姊的样子,我觉得有点奇怪,但没有多问。
 
  
  
  
  
  
 

载着姊姊十几分钟后,机车在一家妇产科门口停下来,这时我才知道,为什
 
  
  
  
  
  
 么姊姊会不好意思。
 
  
  
  
  
  
 

由于来看诊的人不多,挂完号姊姊就直接进诊疗室。我在外面等了十几分钟
 
  
  
  
  
  
 正感到无聊,忽然门打开,护士小姐叫我进诊疗室。
 
  
  
  
  
  
 

走进诊疗室,只见姊姊正躺在诊疗室的妇检床上,害羞地闭上眼睛,两腿被
 
  
  
  
  
  
 左右分开高高的架了起来,完全不知道,她双腿间美丽的花园美穴正暴露在我面
 
  
  
  
  
  
 前。「登!」我的裤子立刻被高高的撑起,梦寐以久的画面看得我脸红心跳。
 
  
  
  
  
  
 

那女医生没注意到我的变化,压住我的肩膀靠近姊姊的美穴,只见姊姊的美
 
  
  
  
  
  
 穴被鸭嘴器撑开,里面一览无遗,小小的甜豆似乎受到了刺激,有点充血,两片
 
  
  
  
  
  
 柔嫩的软肉被撑得往外翻,爱液正不停地流出被撑开的阴道口。大概是感染,原
 
  
  
  
  
  
 本应该是透明的爱液,变得像是带点白色。看到这情景让我更硬,真有点担心裤
 
  
  
  
  
  
 子会被撑破。
 
  
  
  
  
  
 

「你看!自己以后要多注意,别让女朋友再受到感染。」女医生说。原来她
 
  
  
  
  
  
 以为躺在床上的是我女友,言下之意要我多注意清洁。
 
  
  
  
  
  
 

「我……我是她弟弟。」我红着脸说,虽然我还想多欣赏一会。
 
  
  
  
  
  
 

「弟!你怎么会进来?」姊姊听到我的声音,急忙睁开眼睛,慌忙地遮掩。
 
  
  
  
  
  
 

「呃……你先出去。」医生愣了一会,尴尬地叫我赶紧出去。
 
  
  
  
  
  
 

过了好一会,门又打开,姊姊脸色绯红,低着头跟着护士走出来。
 
  
  
  
  
  
 

姊姊领好了药,慢慢走过来,脸也更红了,「弟,好了。」姊姊羞怯地用低
 
  
  
  
  
  
 得快听不到的声音说。
 
  
  
  
  
  
 

虽然过了好一会,但刚刚美丽的画面却一直在我眼前浮现,使得我一直处于
 
  
  
  
  
  
 亢奋状态,我看了看姊姊,但不敢站起来。
 
  
  
  
  
  
 

「弟,我们走吧!」姊姊看我没有动作,稍为提高音量。
 
  
  
  
  
  
 

「姊,等一下好吗?」我尴尬地回答。
 
  
  
  
  
  
 

这时姊姊才注意到我裤子上的变化,红着脸坐下来。
 
  
  
  
  
  
 

「姊,我们走了。」过了不知多久,我终于可以站起来。
 
  
  
  
  
  
 

回家的路上,虽然姊姊还是像平常一样抱着我的腰,但可以感觉到两人之间
 
  
  
  
  
  
 尴尬的气氛。
 
  
  
  
  
  
 

过了三天,姊姊又要我载她去,可能是因为上次看诊发生的事,这次姊姊选
 
  
  
  
  
  
 了另一家妇产科。
 
  
  
  
  
  
 

进去后看到是男医生,我要姊姊到上次的妇产科,我实在不想让姊姊被陌生
 
  
  
  
  
  
 人看光,纵然是医生;但姊姊不肯,我只好告诉她小心点。
 
  
  
  
  
  
 

还好,看病的过程中护士小姐一直在诊疗室没有出来,我不停地看着墙上的
 
  
  
  
  
  
 钟,虽然只是花了半小时,但对我来说却比半年还久。
 
  
  
  
  
  
 

出了诊所,我一直问姊姊那医生有没有对她怎样?虽然姊姊笑我太多虑了,
 
  
  
  
  
  
 但我还是不放心。
 
  
  
  
  
  
 

刚好女友也有点白带,因此三天后,我要女友跟姊姊一起去,我想两个人同
 
  
  
  
  
  
 时看诊,应该会比较安全。由于女友是有点傻小妹型的个性,因此等到快六点她
 
  
  
  
  
  
 才出现。
 
  
  
  
  
  
 

两人进诊疗室没多久,护士小姐就出来,「小姐,你要下班了吗?」看到护
 
  
  
  
  
  
 士小姐穿着外套,拿起安全帽,我急忙问她。
 
  
  
  
  
  
 

「对。」护士边走出去边回答我。
 
  
  
  
  
  
 

「妳不在没关係吗?」我很担心,想让护士小姐留下来。
 
  
  
  
  
  
 

「没关係!X医生很好的,你不用紧张。」护士小姐已经发动机车。
 
  
  
  
  
  
 

回到诊所,想到一些社会版报导的男医生对女病患性骚扰的新闻,我慌张得
 
  
  
  
  
  
 不知所措,但又不能直接开门闯入。我在外面探望,看到挂号室跟诊疗室之间有
 
  
  
  
  
  
 个窗户,为了姊姊跟女友的安全,我冒着被当成小偷的危险,进到挂号室轻轻的
 
  
  
  
  
  
 把窗户拉开。
 
  
  
  
  
  
 

一探头看就听到:
 
  
  
  
  
  
 

「妳会乳房自我检查吗?」那医生问姊姊。
 
  
  
  
  
  
 

「不会,从没作过。」姊姊边回答边摇头。
 
  
  
  
  
  
 

「不然我教妳怎么检查好了。」医生边说边要姊姊解开上衣。我心里非常複
 
  
  
  
  
  
 杂,虽然能看到姊姊美丽的胸部,但想到也会被陌生人看。
 
  
  
  
  
  
 

姊姊害羞地打开上衣钮扣,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羊脂白玉般诱人的乳沟,美
 
  
  
  
  
  
 丽坚挺的美乳被粉红色的胸罩包裹着。姊姊慢慢地鬆开胸罩,白晢柔嫩的乳房立
 
  
  
  
  
  
 刻脱出,B-CUP吧!白嫩无瑕的美乳,顶端放着花生大小的樱桃,「登!」
 
  
  
  
  
  
 我下意识地赶紧压住硬挺的小枪,免得把墙壁顶穿。
 
  
  
  
  
  
 

「小姐,妳也学一学。」医生对女友说。大概是看到姊姊只有B-CUP,
 
  
  
  
  
  
 那医生要比较丰满的女友也把上衣解开。
 
  
  
  
  
  
 

女友完全没有意识到危机,笨笨的也把上衣脱掉,本来只是把T恤拉高到脖
 
  
  
  
  
  
 子,但似乎觉得有点碍手,又把T恤脱掉,接着把胸罩脱下,34C的毫乳立刻
 
  
  
  
  
  
 让色狼医生看到眼睛都直了。
 
  
  
  
  
  
 

只看到,左边是姊姊柔嫩秀气的美乳、右边是女友壮观诱人的毫乳,色狼医
 
  
  
  
  
  
 生露出一副恨不得左吸右摸的色样。
 
  
  
  
  
  
 

「色狼医生,我好羡慕你!」我心里不由得羡慕那色狼。「不对!我应该暗
 
  
  
  
  
  
 中保护才对。」我摇了摇头,让自己回复理智。
 
  
  
  
  
  
 

「我教你检查。」那医生手伸向女友说:「先捏捏乳头,看有没有分泌物流
 
  
  
  
  
  
 出。」色狼医生用手指在女友的乳头捏了一把,只见女友不知是舒服还是难过,
 
  
  
  
  
  
 眉头稍为皱了一下。
 
  
  
  
  
  
 

「接着……」边讲解边拚命的在摸,摸完了右边不够,还摸左边。「好了,
 
  
  
  
  
  
 妳自己试试看。」医生自己摸不过瘾,还要女友摸给他看。
 
  
  
  
  
  
 

「这样对吗?」女友边摸自己的乳房边问。
 
  
  
  
  
  
 

「不对,要这样……」可恶!刚刚摸不够,还趁机抓着女友的手继续捏着。
 
  
  
  
  
  
 

「换妳了。」在女友的胸部揉捏了好一会才转向姊姊。「不行!姊,不能让
 
  
  
  
  
  
 他摸!」我心里边喊,急得想立刻冲进去。
 
  
  
  
  
  
 

「好了!妳自己试试看学会了没。」还好,他对姊姊的兴趣不高,只摸了几
 
  
  
  
  
  
 下就鬆手。
 
  
  
  
  
  
 

这个色狼医生!只要胸部比较小的姊姊自己摸一次就可以了,又讲了一些关
 
  
  
  
  
  
 于乳癌的常识,接着问她们俩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还好,姊姊只是发炎,开些药
 
  
  
  
  
  
 就行了。接着他要女友躺在诊疗床上做内诊,姊姊大概是害羞,没有跟着,只是
 
  
  
  
  
  
 背对他们坐着。
 
  
  
  
  
  
 

虽然女友经常被我刻意暴露,但那都只是内衣或内裤曝光,要她把私处张开
 
  
  
  
  
  
 来让陌生人看,还是蛮害羞的。
 
  
  
  
  
  
 

只见女友羞怯地脱下内裤躺好,「用器具可能会不舒服。」医生边说边拨开
 
  
  
  
  
  
 女友阴唇,把手指伸入她的小穴,「嗯……」女友颤抖了一下。
 
  
  
  
  
  
 

「会痛吗?」女友点点头,「放轻鬆一下就好了。」说完又用食中二指伸进
 
  
  
  
  
  
 把小穴撑开。
 
  
  
  
  
  
 

女友本来已是有点羞怯,但是随着手指进入,脸上表情越来越複杂。过没多
 
  
  
  
  
  
 久,只见樱唇微启,两腿不停地颤抖,细腰开始扭动。
 
  
  
  
  
  
 

「奇怪!虽然她身体蛮敏感的,但也不至于这样嘛!」我怀疑地想着,再仔
 
  
  
  
  
  
 细一看!可恶!他竟然把大姆指按在女友的小甜豆上,难怪女友会这么骚浪!
 
  
  
  
  
  
 

看女友被这样玩弄,我想该是下决定的时候了,「好了吗?」小心地离开挂
 
  
  
  
  
  
 号室,走到诊疗室门口敲敲门。
 
  
  
  
  
  
 

「快好了,再等一会。」医生隔着门回答。
 
  
  
  
  
  
 

过了几分钟,门开了,看到姊姊跟女友,我急忙拉住她们。
 
  
  
  
  
  
 

本以为没事了,正当我们要离开时,「你们俩先回去吧。
 
  
  
  
  
  
 

小姐,妳的问题比较麻烦,要久一点。」色狼医生要我女友留下来。
 
  
  
  
  
  
 

这时我心里开始矛盾,虽然知道女友留下来会受到凌辱,但我又有点兴奋,
 
  
  
  
  
  
 「妳觉得呢?」考虑了一会,我把难题丢给女友。
 
  
  
  
  
  
 

「那不然,我留下来好了。」女友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往陷阱跳。
 
  
  
  
  
  
 

「好啊!我先送姊姊回去,很快就回来。」我故意面向色狼医生说。
 
  
  
  
  
  
 

「我会把铁门拉下一半。」色狼医生边带着女友走进诊疗室,边说道。
 
  
  
  
  
  
 

在家里放下姊姊,兴奋地想到女友可能正被凌辱,一路上我一直要计程车开
 
  
  
  
  
  
 快点。
 
  
  
  
  
  
 

回到诊所,只见铁门被几乎拉到底,什么拉到一半?为了避免惊动里面,我
 
  
  
  
  
  
 狼狈地趴在地上爬进去,爬过铁门后轻轻的打开玻璃门,心想还好不是自动门,
 
  
  
  
  
  
 小心地绕到挂号室,偷偷的向玻璃窗内看。
 
  
  
  
  
  
 

「医……医生……住……住手……我男友快来了……」女友气喘不成声的。
 
  
  
  
  
  
 

「没关係,他进来前,我会停止。」色狼医生抱着女友上下其手。只见女友
 
  
  
  
  
  
 上半身衣服已经被剥光了,短裙被掀起,内裤垂挂在左脚踝,他左手环抱着女友
 
  
  
  
  
  
 捏着左边的美乳,嘴巴不停地在胸部吸着,右手伸入小穴。大概是医生比较了解
 
  
  
  
  
  
 人体构造吧,女友被玩弄得毫无抵抗能力,稍为捏捏乳头女友就皱起眉头,美乳
 
  
  
  
  
  
 像麵团般被玩弄揉捏;手在小穴灵活地进出,偶尔屈指向上向内一挖,就让女友
 
  
  
  
  
  
 细腰不停颤抖。
 
  
  
  
  
  
 

他一边吸吮着女友的乳头,一边用手指在小穴内左转右揉,大姆指还不停地
 
  
  
  
  
  
 刺激着小甜豆,没多久女友便眼光涣散,全身不停颤抖,小穴涌出大量爱液,被
 
  
  
  
  
  
 抠挖得「滋滋」作响。
 
  
  
  
  
  
 

「呜……不要……快住手……快停止……」女友虽然理智想抗拒,但身体却
 
  
  
  
  
  
 无法作主,「呜……会被我男友发现的……」女友口中不停地发出呓语,嘴角不
 
  
  
  
  
  
 自觉地流出唾液,随着手指的进出,女友不停扭腰,已经很明白的说明她愿意接
 
  
  
  
  
  
 受凌辱了。
 
  
  
  
  
  
 

色狼医生看差不多,就把女友放在床上,解开裤带,「不要……不行……」
 
  
  
  
  
  
 女友虽然口中这么说,但却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他宽衣解带。
 
  
  
  
  
  
 

色狼医生一边用两手解开女友的裤带,一边舔着玉体横陈在床上的女友的大
 
  
  
  
  
  
 腿,把内裤慢慢往下褪,女友乌黑一片的阴毛很快就出现在他眼前。舔着白嫩的
 
  
  
  
  
  
 大腿似乎还不够,他舌头慢慢往下,向女友的小穴舔去,先是用舌头把两片嫩肉
 
  
  
  
  
  
 左翻右拨,只见女友又开始扭腰,阴唇也渐渐充血胀起来,他舔开了阴唇后又把
 
  
  
  
  
  
 舌头抵在穴口轻轻的点着,点得女友小嘴不停地喘气。
 
  
  
  
  
  
 

点着点着,突然努力把舌头捲起用力地刺进小穴,「呜……舌头……不能伸
 
  
  
  
  
  
 进来……」女友受不了刺激,身体绷紧,翻了翻白眼,一股白色的淫水从舌缝中
 
  
  
  
  
  
 涌出,顺着会阴流下诊疗床的垫布上。
 
  
  
  
  
  
 

医生这时站直身子,一只手压在女友的小穴上揉着她的小甜豆,一只手伸进
 
  
  
  
  
  
 白袍里面的裤子内拉拉链,看样子是準备拔出肉棒去操我女友的小穴了。
 
  
  
  
  
  
 

我想女友被凌辱到这里就可以了,别真的被戴绿帽,我轻轻的跑回门口,用
 
  
  
  
  
  
 力地拉起铁门,发出声响,「好了吗?我回来了!」走进诊所敲敲诊疗室的门。
 
  
  
  
  
  
 

「等等,快好了。」只听见里面一阵声响。
 
  
  
  
  
  
 

门打开后,女友满脸通红,跌跌撞撞不稳的走出来,「怎么了?」我故意地
 
  
  
  
  
  
 问,「没有……做治疗有点痛……」女友喘着气回答。
 
  
  
  
  
  
 

「是舒服?还是痛?」我再故意地问。
 
  
  
  
  
  
 

「讨厌啦!还笑人家……」女友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打了我一下。
 
  
  
  
  
  
 

大概是心虚吧!一直到我们离开,医生都没有出来。
 
  
  
  
  
  
 

「记得三天后再来!」临走前医生在里面喊着,「鬼才会再来!」我心里咒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